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福建频道> 经济> 正文
分享到:

【聚焦闽南乡村戏曲市场系列】流水落花,春正好

2018-11-19 09:00:31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林雯晶  
对于闽南乡村戏曲而言,正值发展之春。但白璧含瑕,不容忽视。近日,本报记者深入调查,与您共聆繁荣背后的声音。

永春县高甲戏艺术保护传承中心演员在路边简陋的帐篷里化妆,准备演出。 福建日报记者 林熙 摄

“团长是孙,演员是爷”

在剧团筹备阶段,陈小丹圈内好友杨秀玲曾劝她“不要轻易蹚这趟浑水”,但她不听。

近年来,LED电子屏幕在民间剧团几成标配。陈小丹说:“半年来,我累计投入近20万元购置演出设备,购置电脑背景显示屏就花费近10万元。”

更让陈小丹叫苦不迭的,是水涨船高的明星“天价片酬”。2014年,漳浦县芗剧演员杨跃宗拿下厦门卫视“海峡两岸名角评选”的冠军,蹿红厦漳泉市场。今年,他的单场演出费从去年的800元涨至1000元。“我们团虽无大牌演员,但演员单场演出费也都超过300元。”陈小丹说,由于缺乏行业规范与契约约束,而优秀的演员又属稀缺资源,业内演员流动性极大,每次跳槽都伴随着身价的抬高,“我见过一个20人的团,年关将至,只剩下4名演职人员”。

成本高企,戏金却提不起来。

“在龙海演一晚戏成本少说5000元,到周边地市则需5500元,而我们接一场戏的戏金仅4000余元。”陈小丹说,“为了抢夺市场,团与团相互压价。有些团与演员签订保底业务量协议,为了完成任务,淡季时一晚2000元也有人接。小剧团尚可维生,中等剧团根本难以为继。”

龙海绝大多数民间芗剧团的生存现状不过如此。十几年来,芗剧演出市场持续旺盛,办团投入又不是很大,10多万元就能当团长,不断有人投资办团。去年龙海市戏剧家协会调研发现,5年间,当地民间剧团增量近30个。这次调研选取了当地10家民间剧团作为样本。抽样结果显示,2016年剧团年平均演出212场,比2012年下降11.34%;剧团年演出收入838.07万元,演出总费用773.02万元,分别比2012年增长10.62%和18.3%,总费用增幅远超总收入增幅;2012年10家剧团皆盈利,2016年只有5家盈利。

这半年间,陈小丹见证了不少团长的来去,发出了“团长是孙,演员是爷”的感叹。这也是大多数受访的民间剧团团长的心声。

2015年,出生于戏曲世家的龙海人曾小真本着提高艺术水准的初心,成立歌仔戏剧团。虽然勉强盈利,但她苦衷不少:“我老公负责煮饭、开货车、后台打鼓,我负责唱小旦、整理戏服,一直不敢请后勤人员。演员也大多用的是自己带的学徒。”

云霄县国营潮剧团则提出了“全团外交”策略。“我们通过会馆、戏谜、乡贤推介的方式不断扩大客源,甚至推出了‘演两场送一场’等营销方式。”云霄县潮剧团团长何继雄说,团里力图实现服务标准化,“我们要求剧团成员一定要保持微笑,保证舞台清洁。借宿村里时,每人床头都要配上塑料袋,装走个人垃圾。”

让人又爱又恨的戏贩子

团长的压力不仅来自同业竞争,还源于乡村戏曲市场的另一方势力——戏贩子。所谓戏贩子,即在请戏方与剧团之间提供撮合与中介服务,并从中收取一定比例佣金的经纪机构或个人。历史上,地方戏曲领域的“戏爹”“戏伢”,便是如今“戏贩子”的前身。“戏爹”通常掌握着数个剧团资源,订单与演出收益均由其分配;“戏伢”则是游走在宫庙与戏班之间的中介人士。

在龙海,由于芗剧市场集中在闽南一带,大部分本土剧团有自己的市场资源,能够自主接洽请戏的村庄。因此,中介不足以主导市场。而对以外省为主要市场的诏安各潮剧团而言,情况则大不相同。

“福建潮剧团主要集中在漳州南部的云霄、诏安、东山、平和四县,我们的演出业务八成以上集中在潮汕地区。”许小聪说,在上世纪90年代,潮剧演出属于卖方市场,剧团掌握着更大的主动权与话语权,“广东的中介要坐一天的车来请我们,每场演出仅收取5%的中介费,还要带着我们去当地签合同,负责来回交通费用,好吃好喝地招待我们,末了还要送土特产,让我们带回来”。

然而,如今随着民间剧团的增加,农村潮剧市场出现了逆转,从“人找戏”变为“戏找人”,中介也逐渐变得更为强势。

“每年年底,我的汽车后备厢至少要为各路‘戏贩子’准备两三万元的礼品,因为他们垄断着绝大多数的演出资源。”许小聪说,明面上戏曲中介收取戏金总额的10%作为佣金,暗里则有更多玄机。譬如,订戏时,有些中介以较高的价格向请戏方订戏,而后通过“阴阳合同”,以较低的价格转给剧团,自己从中赚取高额差价。更有甚者,中介虚开发票,向村庄负责请戏的红白理事会、老人组等提供回扣,二者形成合谋关系。最极端的情况是,10万元的戏金,中介从中抽利5万元。

面对中介的盘剥,诏安的潮剧团大多处于任人宰割的状态。“请戏方与演戏方信息不对称,中介给的价格不管多低,都要接受,要不他们就把订单给别的剧团了。”诏安县文化广电体育局文化股股长沈镇辉表示,即便潮剧团通过自己的方式开拓了业务,占据一方势力范围的中介也可能横加干预,要求缴纳中介费,“由于异地执法的困难,中介乱象长期无法根治”。

由于提供中介服务利润可观,诏安本地剧团从业者也开始涉足其中,甚至出现了“团长变中介”的现象。“还有的剧团,徒有一个名称,并无实质的演出团队,就对外招揽业务,接到订单后,再分发给其他剧团,自己从中赚取佣金或者差价。”沈镇辉说。

更多>>相关图片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