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福建频道 > 文教 > 正文

刘灵玲:未来,我来了

2022-05-05 09:49:34 作者:肖榕 来源:福建日报  责任编辑:周冬   我来说两句

image.png

刘灵玲在第十四届全运会上获得个人铜牌。(资料图片)

福建日报记者 肖榕

核心提示

那是去年冬天的事。

结束了东京奥运周期和陕西全运周期的比赛,27岁的刘灵玲在北京体育医院接受了治疗髋关节撞击综合征的手术。

从手术到康复,刘灵玲用了三个多月的时间。虎年春节,她回了趟家,这是她10年来第一次在福州过年。

等刘灵玲再次回到福建蹦床队,已经是春天了。

在这里,她将重新出发,就像她曾经说的——在蹦床上,向下,是为了回弹得更高;向上,才可以见到更辽阔的视野。

这不是件容易的事——向上,要完成一连串眼花缭乱的动作;向下,要踩准蹦床中间的红心。

但刘灵玲说,热爱和努力是最大的驱动力,“没有一个运动员是被逼出来的,大部分都是因为打心底的热爱”。

【迟到的手术】

这是刘灵玲第一次动手术,也是一台迟到多年的手术。

2013年起,髋关节开始给专业练习蹦床10年多的刘灵玲制造各种麻烦。

“2016年,自己很想去里约奥运会;2017年,国家队退了不少人,感觉自己要尽量顶上去;2018年,要准备亚运会;2019年,又是备战东京奥运会,更不可能手术了。”对于一直没有手术这件事,刘灵玲总有说不完的理由。

伤病却不懂得体谅这个美丽的姑娘。“不能久坐,不能久站,训练量一大,晚上睡觉都会疼。”直到去年全运会结束,刘灵玲终于决定走上手术台。由于疫情防控的需要,她必须一个人面对。

原本计划一个小时的手术,最后做了三个多小时。因为手术部位打开后,医生发现她韧带的撕裂程度比想象中严重得多。

手术前,刘灵玲就把困难想得很多,这是她心理建设的一种方式,“只有这样,当你真正遇到困难的时候,可能自己都不会意识到。因为,已经有了足够的准备”。

对困难的充分准备,让她术后的康复轻松了些。远在福建的省队小队员们给恢复中的刘灵玲录制了一段视频。视频里,队员们轮流说着:“玲姐,加油!”声音稚嫩而清脆。

一个人手术,没哭。但因为这个视频,刘灵玲哭了。

【被需要的“玲姐”】

刘灵玲第一次知道“玲姐”的含义,是在去年全运会的比赛前夕。

“中心主任希望我能够跟小队员开个会。”在刘灵玲看来,自己常年在国家队训练,跟省队的小队员交流比较少,“我原本觉得管好自己就行。但没想到,一开会大家还挺愿意沟通,原计划20分钟的交流会,持续了一个半小时”。

面对即将到来的大赛,所有人的纠结、困惑、顾虑、紧张在交流中都搬上了台面。刘灵玲觉得,能感觉到她们的信任,“也希望能帮着她们一起成长,我觉得在这个阶段自己是被需要的”。

在刘灵玲看来,陕西全运会是一届比奥运会更难比的大赛。除了伤病之外,还有东京奥运会回国隔离的考验,“等到我能上蹦床训练时,距全运会只有三周时间了,其实我的状态并不在线”。

整个全运会,打着封闭上场的刘灵玲三场比赛都拿出了稳定的表现,尤其在团体决赛中她更是得到了全场的最高分。刘灵玲说:“不管怎么样,在不影响自己健康的前提下,肯定是能拼就拼!如果比赛仅仅关系自己,我可能做不到在那么困难情况下,依然能拿出好的状态”。

用刘灵玲的话说,全运会她已经倾尽所有了。

【小瑕疵】

冠军永远只有一个,全运会如此,奥运会亦如此。

2016年的里约奥运会,刘灵玲作为替补队员,也曾随中国代表团出征。那时,她正处于竞技状态的巅峰,但没有获得出场机会。于是,她又拼了五年,2021年的东京才是她的奥运首秀。

说是比赛,更像是演出。刘灵玲说,东京奥运会上的那10个动作是自己最有竞技状态的一次,“完全没有考虑到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就是很享受当时的比赛”。

不过,当分数出来的那一刻,与冠军0.285分的差距让刘灵玲有一瞬间的失神。但她很快缓了过来,双手鼓掌,为自己,更为中国女子蹦床队。

从享受比赛的东京奥运会,到拼尽全力的陕西全运会,刘灵玲说,都有遗憾,但遗憾只是小瑕疵,“最理想的状态和结果虽然没达到,但从困难程度看,自己已经做到最好”。

在刘灵玲的社交媒体上,有一张她在东京奥运会上身披国旗掩面哭泣的照片,这是她心中去年最难忘的瞬间。她这样写道:“你不能因为害怕失败阻止自己成为更好的人。”

眼泪,是为尽了全力的自己而流。至于小瑕疵,或许两年多后的巴黎又会给出新的答案。

“有能力的话,我希望能够再参加一次奥运会。”只是,经历过起起伏伏的刘灵玲已经不再执着于非去不可的事情。“如果钻进去的话,很容易偏执,训练就会变得不快乐,要是不快乐,你就不喜欢了。”刘灵玲说,没有人会喜欢不快乐的东西。

【纯粹的快乐】

可以肯定的是,蹦床带给刘灵玲的依然是快乐。

“说来也奇怪,跳了二十几年,长时间不跳还是觉得挺好玩的,老想上去蹦。”除了一天两三个小时的体能训练之外,回到省队康复的刘灵玲每天都会自觉来到训练馆,“这段日子没蹦,一开始还会有点儿晕”。

2002年第一次踏上蹦床时,刘灵玲或许没有想过,20年后还会回到原点。她说,自己喜欢先看得广一点,然后再抓住重点,如果有所帮助最好。

在恢复之余,刘灵玲要查阅大量的论文资料,上海体育学院冠军班的论文已经开题了,她研究的方向是新规则下中国女子优秀蹦床运动员的训练特征。此外,她还抽空参加了一个蹦床裁判员培训班的学习,“既然考虑要不要继续,肯定要去理解现在的要求是什么,风向是什么”。在中心的学习分享会上,她也尝试引导小队员学会“尊重时间和规律”,希望影响年轻一代去积累,去扎根……

一切依然和蹦床有关。

“只要待在这个行业里,我觉得都能找到热情和精力去发挥自己的价值。”刘灵玲说,“如果能把非常喜欢的东西做成事业并有所成就,我觉得这就太了不起了!”

五四青年节前,刘灵玲在社交媒体里用一条长达3分钟的视频,记录了“从小小碎步慢慢汇成一大步”的点滴:一个人在医院手术、第一次看到术后伤痕、第一次被动活动、开始尝试力量训练、在真空跑箱里感受脚踏实地的感觉、十年来第一次回家过年……

时间,既有不放过每一寸潜能的严苛,也有雕琢人生各种可能的宽容。视频的最后,刘灵玲写道:未来,我来了!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