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摆脱贫困与政党的责任”国际理论研讨会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发言人胡兆明9日宣布,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和中共福建省委共同主办的“摆脱贫困与政党的责任”国际理论研讨会将于10月12日至13日在福建举行,将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约400位政党代表以及驻华使节、国际机构驻华代表、发展中国家媒体驻华代表、智库学者等通过线上或线下方式参会。

 资  讯 

精准滴灌,小康花开千万家

即时 | 2020-10-11 11:53

作为国家扶贫改革试验区的三明市,在脱贫长效机制和教育扶贫、健康扶贫、相对困难群众扶贫、城市扶贫等方面先行先试,阻断返贫致贫路径。

一年前,习近平总书记给寿宁县下党乡的乡亲们回信,祝贺他们实现了脱贫,鼓励他们继续发扬“滴水穿石”精神,持续巩固脱贫成果,走好乡村振兴之路。

三明市所辖12个县区市都是原中央苏区县。作为全国7个之一、全省唯一的国家扶贫改革试验区,三明的干部群众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认真学习总书记给寿宁县下党乡乡亲们的回信精神,不断探索突破扶贫开发体制机制障碍的新途径,在脱贫长效机制和教育扶贫、健康扶贫、相对困难群众扶贫、城市扶贫等方面先行先试,持续巩固脱贫成果:在全国率先建立“348”精准扶贫工作机制和城市困难家庭“347”精准帮扶机制,在全省率先建立扶贫资金量化折股、烟叶返税、跨村联建等贫困村村集体收入增收长效机制。目前,正在探索农村相对贫困家庭精准帮扶、扶贫工作与乡村振兴有机衔接等机制。

先行先试,消除绝对贫困

“一个月的营业额超1万元,净赚4000多元。”近日,刚算完账的李永生笑得合不拢嘴。

清流县嵩口镇沧龙村是远近闻名的渔业村,看到络绎不绝的游客,脱贫后的老李动了办农家乐的念头,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始。

为应对疫情影响,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三明开展为贫困户和低保户“解难题、办实事”专项行动。扶贫干部了解到老李的困难,立即帮助老李办好各种手续,把住宅改造成农家乐。6月30日,农家乐开张了。

乡亲们纷纷感叹,短短几年,老李实现了从“要我脱贫”到“我要脱贫”,再到“我要富起来”的转变。

变化的背后,是“348”精准扶贫机制。“348”机制,即“三步工作法”“四因四缺分类法”“八种帮扶模式”,有效解决了“扶持谁”“谁来扶”“怎么扶”“如何退”的问题,把扶贫从“大水漫灌”变为“精准滴灌”。2014年12月,三明被列入全国首批国家扶贫改革试验区。

截至去年底,三明全市10.55万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人均纯收入达1.2万元,比2015年增长了近3倍。

“脱贫摘帽是新生活、新奋斗的起点,我们要全力做好保障。”三明市扶贫办主任王小坚告诉记者,在“348”机制的基础上,三明进一步在教育、健康、住房等方面建立长效机制,阻断因病、因学、因灾等有可能导致返贫的路径。

“一生一档、五个阶段全覆盖、一个应急救助”的“151”教育扶贫机制,让贫困户家庭学生从学前教育到大学教育救助帮扶全覆盖。“在学校专心学习,没有后顾之忧,正是因为有了你们的帮助。”因成绩优异被推荐免试进入湖南大学攻读硕士学位的小吴,给将乐县万全乡扶贫办和所有帮助过她的人写来一封感谢信。

“一套档案、两费全免、四道补助”的“124”医疗健康扶贫机制,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行精准扶贫医疗叠加保险及医保基金兜底等补助措施。

明溪县的贫困户邵顺峰是家里的顶梁柱。去年,先是暴雨冲毁了他的两口鱼塘,在恢复生产时他又在地里不慎摔倒,重度昏迷一星期。“报销完一算,自己基本没花钱。是党的好政策给了我们家第二次机会。”邵顺峰已重新上路——今年养了2万多条鱼、16头猪,种了5亩水稻、3亩魔芋;遇到圩天,他还为村民修理农机具。

动态监测,聚焦相对贫困

在根除绝对贫困之余,三明市在脱贫攻坚、迈向小康的过程中发现还有部分处于“高于贫困线,低于农村低保线”的相对贫困人群。如何确保他们“不掉队”,是新的挑战。

去年下半年起,三明在清流、建宁、泰宁、将乐等4个县开展试点,识别农村相对贫困家庭689户,共1777人,分类施策,开展帮扶。

“虽然比一般家庭困难,但是和贫困户相比,我们家又更好一些,看到贫困户们的各种政策,我之前很是羡慕。”6日傍晚,在泰宁县朱口镇寨色村,冯作秦正在田边喂养鸡鸭苗,满脸都是对幸福生活的期许。

冯作秦今年50岁,妻子因为智力二级残疾。晚来得子的他虽然日子清苦,但为了尚在读初中的孩子,还是苦苦支撑。

农村相对贫困家庭精准帮扶机制实施后,镇干部主动走进他家。“他们知道我家的情况,一直都想帮忙,现在政策一出来,就推荐我去写申请书了。”经过申请、审核和公示的三步工作法,2019年11月,冯作秦一家被纳入了相对贫困户进行管理。

“原本负担孩子的学习费用很是拮据,现在可以和贫困户的孩子一样享受补助政策,真的让我舒了一口气,单单寄宿生生活补助及营养餐补助就有2250元。”根据政策,政府还为一家三口免费购买了新农合医疗保险,如有患病,自费部分还享受50%的报销比例。

“我的爱人还可以领取残疾人补助、地力耕地补贴,这么多政策的帮助,让我轻松了不少。”如今的他每天精心照料自家的500只鸡鸭和6只羊,“原本以为致富很遥远,现在感觉就在眼前了。”

针对城市里的困难家庭,三明从2017年起在全国率先开展“三步”精准识别、“四因”精准分类、“七种”精准帮扶措施的城市困难家庭精准帮扶试点,实现城乡扶贫一体化。

与之相配套,出台《三明市建立防止返贫致贫监测和帮扶机制的实施方案》。群众可通过手机“一键报贫”。目前,符合纳入监测对象的有515户1679人。在此基础上,三明市分类制定帮扶措施,全面防止已脱贫户返贫和非贫困户致贫。

南平:千年小白茶撑起扶贫大产业

即时 | 2020-10-11 11:27

南平市建阳区漳墩镇是福建的革命老区镇,也是福建省第一批国定贫困乡镇。作为中国小白茶发源地,漳墩有上千年的种茶制茶历史。但由于各种原因,小白茶种植一直无法形成规模,零散种茶利润低,村民积极性不高。当地通过实施产业扶贫,让小白茶成为年产值超4亿元的大产业,助力农民脱贫奔小康。

“决胜全面小康 决战脱贫攻坚”:摆脱贫困的屏南故事

即时 | 2020-10-11 08:04

东南网10月11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张辉)

10日,省政府新闻办在福州召开福建省“决胜全面小康 决战脱贫攻坚”系列主题新闻发布会(第八场)。本场发布会聚焦屏南县,来自脱贫攻坚一线的干部群众,通过现场推介、连线直播等方式,生动讲述摆脱贫困的屏南故事。

作为全国第二批农村改革试验区,屏南在脱贫攻坚实践中,创新金融扶贫、产业扶贫、公益文创扶贫机制,激活乡村发展一池春水。

金融活水,为贫困户“止渴”

发布会现场,省农业农村厅派驻屏南县甘棠乡新田村党支部第一书记董建武,讲述了一段金融扶贫故事。

黎益彭是村里11户建档立卡贫困户中最困难的一户,家里老的老,小的小,病的病。董建武对接来了福州佳仆电子商务有限公司,鼓励他养殖定制化、可视化的“脚环鸡”。

面对好项目,黎益彭却犹豫不决:“1000只鸡需投资5万到6万元,钱从哪里来?”

在扶贫干部帮助下,黎益彭成功向县农村信用社申请了5万元贷款。启动资金有了,技术和市场也由企业解决,“脚环鸡”养得风生水起,半年便收回成本并净赚2万多元。养鸡的同时,黎益彭还利用剩余时间打零工,大女儿也已毕业就业,一家人住上了138平方米的造福工程新套房,日子越过越红火。

“扶贫开发,产业先行。产业之花,则需要金融活水精准浇灌。”屏南县委书记党帅说,针对贫困户贷款担保难、贷款办理不便捷、银行服务成本高等问题,屏南持续创新金融扶贫机制。

钱要放得出去。屏南县财政出资1600万元,与农信社、农行、邮储银行、村镇银行等4家金融机构建立贷款推介担保合作机制,实现贫困户小额贷款免抵押、免担保。

钱要放得准。屏南探索构建农村信用评级机制,以“村提供、乡把关、县核实”模式,重点筛选有劳动能力、致富愿望、贷款意向、良好信用的建档立卡贫困户纳入贷款对象。

钱要用得好。通过大数据分析和扶贫干部全程帮扶,屏南为贫困户发展产业提供技术指导、专业培训、营销支持等全链条服务。

钱要收得回。当地通过构建信用村、信用户增强农村的信用体系建设,加大信息研判,帮助贫困户判断市场供需情况,尽可能规避市场风险。

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屏南累计发放扶贫小额贷款1.8亿元,覆盖60%以上的贫困户,贷款贫困户人均增收3000元以上,截至目前没有出现一笔坏账。

产业兴旺,联农带农助增收

发布会上,棠口镇党委书记王生智展示了“一朵花”的扶贫力量。

“我们紧紧抓住产业发展这个‘牛鼻子’,着力打造多肉植物、兰花、菊花等众多高山花卉品牌建设。”王生智说,近年来,棠口镇先后建成文心兰贵溪基地、龙漈花卉休闲产业园、闽卉多肉植物研发种植基地、大马仕革玫瑰种植加工基地等多个规模化种植基地,引进多家花卉龙头企业。

产业有了,龙头来了,如何带动贫困户脱贫致富?

在福建龙漈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菊花种植基地,企业流转400亩土地供周边贫困户、农户种植菊花,由公司统一提供种苗、农资,菊花长成后再统一回收。种植户扣除成本后,每亩可获利6000多元。

闽卉(福建)园艺有限公司同样采取“公司+基地+贫困户”模式,为贫困户提供全程技术指导,种植户每年可增加5万至6万元的纯收入。

目前,棠口镇花卉产业种植面积870亩,辐射带动贫困户及当地农户650多人。党帅说,当地通过建立产业基地、经济实体、贫困群众“三位一体”产业扶贫机制,为贫困户提供自主经营、订单帮扶、安排就业、投资分红等多元增收渠道。

当前,屏南县立足本土资源禀赋,大力发展高山蔬菜、花卉、林竹、食用菌等10个优势产业,推动建立26个扶贫园区,为贫困户发展产业提供了广阔平台。扶贫园区还鼓励贫困户投资入股,进一步拓宽贫困户增收渠道。截至目前,全县投资入股管理的资金达到了1亿元,每年稳定收益约800万元。

人才新政,唤醒沉睡乡村

发布会通过远程连线,将镜头转向了风光旖旎的屏南县熙岭乡龙潭村。

这是一个文艺气息浓厚的“网红村”:古色古香的闽东古厝,变身各具特色的工作室、美术馆、咖啡屋、酒吧,现代文化与传统民居和谐与共。

三年前,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交通不便,生产落后,信息闭塞,大量劳动力外流,原本1400多人口的村庄仅余180多人留守。”屏南县县长柳岳说,那时的龙潭村是省级贫困村,“人去房空,古厝年久失修,青山绿水间难掩破败萧条”。

人,是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的关键因素。屏南县提出了文创扶贫的构想:引进高人、引回亲人、引来新人,深挖生态优势和文化底蕴,通过发展文化创意产业,把凋敝的乡村建设成为有情怀、有活力的美好家园。

一个式微的村庄,如何唤来人才?县里每年拿出1000万元文创专项资金,出台人才引进政策与返乡创业扶持政策;创新完善古厝流转机制,建立村级中介平台,避免了哄抬房租等无序现象;创新老屋修缮机制,建立“租赁人出资,助创专家设计,村委会代为建设”的运作模式;创新乡村治理机制,引入第三方企业,实现乡村环境卫生、道路维护、森林防火、物业等统一管理……

几年来,300多人回归龙潭,100多人慕名而来成为“新村民”。他们改造古民居,发展文创产业,让破木屋变成“黄金屋”,让古村重现生机。

像龙潭这样的“网红村”,屏南还有十几个。“我们已经初步形成了东北、东南、西南三条文创带,文创与乡村旅游、特色农产品产销实现深度结合。”柳岳说,去年,屏南全县接待游客600多万人次,其中乡村旅游人数占据了60%以上。

【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福州定西手牵手 小康路上一起走

即时 | 2020-10-07 11:22

“经甘肃省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审定,批准定西市安定区、陇西县、渭源县、临洮县、漳县退出贫困县。”今年2月,这个令人惊喜的消息传遍了甘肃省定西市,也传到了千里之外的福建省福州市。

2016年7月,根据党中央、国务院部署要求,福州与定西建立东西部扶贫协作关系,两市正式“结亲”。4年来,福州对标定西所需、倾尽福州所能,开展了生态扶贫、产业扶贫、消费扶贫、就业扶贫等一系列富有成效的务实协作,让定西群众的致富路越走越宽广,定西贫困人口从2016年年底的46.36万人下降到2019年年底的4.16万人,贫困发生率从17.65%下降到1.58%。

实现生态富民

定西的秋天,略微有些凉意,安定区凤翔镇中川村张家湾的南山上,云杉、油松、樟子松等苗木长势良好。福建农林大学林学院教授张国防、教师黄秋良正拿着尺子仰头量着树高,脸上带着笑容。

“正常生长不到4年,现在高度2.6米,原来高度1.5米。”张国防说,目前种植的树木成活率高达98%,树苗生长快,达到了1年抵3年的造林效果。

眼前这片茂盛的林木就是当地人称赞不已的“福州林”。2017年,福州市因地制宜,在干旱、植被覆盖率低的定西率先探索开展生态扶贫,实施生态修复,综合治理定西水土流失,改善项目区群众生产生活条件。

张国防带领的福州市和福建农林大学优秀专家、教授和工程技术人员,扎根定西,采取“高标、密植、精管”的方式,把福建造林中的机械化挖穴、精细化施肥追肥等先进技术嫁接过来,并结合定西的气候、土壤实际情况进行创新,挖大坑、栽大苗,实施滴灌工程。3年多来,福州帮扶定西建设生态林超过1.1万亩,昔日荒山秃岭变得满目青翠,水土流失得到有效治理。

此外,除了植树造林,南山这片林木下还延伸出了林果、林草、林药、林蜂等模式,形成生态扶贫产业链条。

在宁远镇,由福建农林大学教授黄国勇带领团队指导种植的巨菌草已经1米多高。这也是福州、定西对口扶贫协作的项目之一。

“巨菌草是福建农林专家研发的‘明星草’。这种草在定西的土壤气候条件下,长势良好,粗蛋白含量高,适合牛羊吸收。”黄国勇说,2017年,在渭源县和安定区开始试点种植了400多亩的巨菌草,2018年种植面积达2000多亩。

宁远镇抓住东西部扶贫协作机遇,探索推广种植菌草,作为发展畜草产业的新草种。2018年开始,定西发牧源农机农民专业合作社开始引进种植巨菌草,以此开展牧草种植和肉牛养殖,按照“合作社+农户(贫困户)”模式,先后在宁远镇长湾村种植推广。该合作社理事长张发昌介绍,合作社通过流转土地、基地务工、入股分红等多种方式,带动50户136人参与种植、养殖,其中贫困户21户,占总农户的24%。

据统计,4年来,福州市积极探索生态扶贫的新路子,在定西累计实施生态林建设2万多亩,推广巨菌草种植2.4万亩,发展中蜂养殖近2万箱,带动1.7万多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实现增收。

龙头企业引领

在临洮县城的甘肃榕发服装智造扶贫车间里,缝纫机工作的声音此起彼伏。这是定西最大的扶贫车间,由福建春晖服装科技有限公司与临洮县农投公司合作建设而成。

家在洮阳镇六合村的李桃花是车间里的打结工,去年7月份到扶贫车间上班,她每天能打500来件裤子的结,每月有3000多元的收入。“以前和丈夫在工地打工,很辛苦,现在在车间上班,离家近,既有稳定收入,还能照顾孩子。”李桃花说。

“我们从2019年6月注册,7月招工,优先吸纳建档立卡贫困户和易地扶贫搬迁困难户到车间就业。目前,已为150多人提供了就业岗位,高峰时有163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66户。”甘肃榕发服装智造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章铭说。

类似这样的扶贫车间已在定西遍地开花。截至目前,福州累计帮扶定西建设扶贫车间181个,带动2457名建档立卡贫困户就业。

在临洮县,聚春园福定产业园项目建设正在全力推进,将很快投产。2019年8月,由福州聚春园集团有限公司牵头、福州11家国有企业共同出资组建致力于全链条扶贫的甘肃聚春园福定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贺庆银介绍,工厂全面建成投产后将为当地提供300个就业岗位,带动当地农户通过自己的努力实现脱贫,增强自身“造血”功能。

扶智带动发展

“‘输血’变‘造血’‘扶贫’先‘扶智’”,这已经成为福州、定西两地人的共识。4年多来,福州市选派的2批43名党政干部和572人次专技人员用脚步丈量定西,真“驻”真“帮”,奔波在黄土高坡上;福州市直22个部门和福建农林大学、福州大学、福州职业技术学院等6所院校积极主动参与开展人才交流、培训、技术指导、项目对接等,把一个个惠民项目、一项项实用技术、一句句温暖的话语,烙在了定西群众的心间。

原来定西也一直在植树造林,但是当地群众长期以来觉得种树很简单,挖个坑、种上树、浇完水,然后就不管它们了,导致树木生长缓慢,成活率低。面对这样的情况,福州市先后组织福建农林大学、福建省水保试验站、福建省长汀县林业、水利部门相关专家等13名技术人员,从项目选址、设计、论证、施工、管护等全过程进行指导,做到精准对接、高效帮扶。

而这只是福州扶智“造血”的一个缩影。4年来,福州向定西市引入巨菌草种植、中蜂养殖、香菇反季节种植、生态林建设等25项实用技术;落实“双招双引、对标福州”千人培训计划,培训定西党政干部5509人次,促进了两地观念互通,思路互动,方法互学;利用福州市人才资源优势,开展人才培训、技术交流、成果转化全方位合作,帮助定西市培训医生、教师等专技人才18330人次……

截至目前,福州市累计接收定西贫困人口来福州就业13468人次(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0505人次),帮助定西市建档立卡贫困户32288人实现就近就业,帮助定西贫困人口31888人到东部其他地区就业,已定向招聘277名定西籍贫困家庭高校毕业生进入福州国有企事业单位工作。(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记者 薛志伟)

云霄:小树叶撬动大产业 茶香悠悠富农家

即时 | 2020-10-11 11:26

为了解决产业扶贫中存在的竞争力不强、脱贫质量不高的问题,云霄县把茶产业作为脱贫攻坚、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来发展,通过扶持建立共享茶厂、打造茶叶公共品牌等举措,使一片小小的茶叶成为群众致富的金叶子,逐渐实现由"输血式"扶贫到"造血式"扶贫的转变。

省委宣传部开展“走在前作表率 助力脱贫攻坚”活动

即时 | 2020-10-11 11:24

为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扶贫工作的重要论述,推动机关党建与脱贫攻坚工作深度融合,展现宣传部门的担当作为,近期,省委宣传部组织8个机关党支部分赴泰宁县、武夷山市挂钩帮扶村开展"走在前做表率,助力脱贫攻坚"活动。

宁德:写好乡村振兴的“闽东答卷”

即时 | 2020-08-08 07:57

东南网8月8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单志强 范陈春 通讯员 陈丽彬 刘桂垚)上半年,宁德市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居全省第一位、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增幅居全省第二位。这份沉甸甸的成绩单背后,凝结着当地干群的拼与干。

念好“山海经”,闽东谋振兴。习近平总书记给寿宁县下党乡的乡亲们回信一年来,当地抓住难得机遇,激发内生动力,赢得发展新优势,农业强起来、农村美起来、农民富起来。

“我们始终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写在闽东大地上的‘摆脱贫困’四个大字,突出精准施策,强化攻坚拔寨,去年底顺利实现了建档立卡贫困户、省级扶贫开发重点县和贫困村全部退出。在此基础上,今年我们重点关注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和脱贫不稳定对象,精准帮助解决贫困户就业难、农产品滞销难等问题,确保与全国、全省同步建成小康社会。”宁德市委书记郭锡文说。

产业优,乡村振兴有底气

农业强,产业必须强。

7日,柘荣县东源乡铁场村第一书记、融盛辣椒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曾岩招正忙着收辣椒。

借力精准扶贫东风,铁场村推行“支部+N”新模式,促进村企融合、联动发展,全村逾七成人口从事辣椒相关产业,年种植辣椒近600亩,户均增收上万元。

“村里通过实施山垄田改造,育苗330多万株,辐射周边乡镇和外县村民种植辣椒5500多亩,带动全域农业大发展。”曾岩招说,今年辣椒价格、产量和往年差不多,又是一个丰收年。

在数十公里外的福安市赛岐镇象环村葡萄园,前来收购的客商和体验采摘的游客络绎不绝。

“每天有上万公斤葡萄通过冷链物流或快递专线源源不断销往省内外市场,24小时就可从枝头直达舌头。”赛岐镇党委书记蔡龙玉说。

陆上瓜蔬飘香,海上鱼虾正欢。

连日来,霞浦县盐田乡浒屿村村民全面采收海蛏,满脸喜悦。村主任王乃连告诉记者,今年全村养殖海蛏超过4000亩,预计总产值有4000多万元。

不同的农业产业,相同的增收喜悦。闽东各地正以“一村一品”推进脱贫攻坚,通过选准产业、精心培育、扩大规模、提升品质,让农民捧起“金饭碗”、揣上“金腰带”,铺就红火增收路。

“坚持产业优先发展,点燃乡村振兴新引擎。”宁德市主要领导表示,全市坚持把产业振兴摆在突出位置,按照“五化”思路,构建起“一县一业”的农业特色产业格局。特别是针对306个产业薄弱村,采取点对点、常态化帮扶,帮助理清思路、找准路子,使每个村都有各自的特色产业。

文化兴,乡村振兴有活力

文化兴,乡村才有持久的生命力。

尚未晾干的颜料,带着水汽的画笔,无一不透露着使用者刚刚离开的印记。记者近日行走在霞浦县松山街道长沙村,被透着浓厚生活气息的农民油画作品所震撼。

“乡亲们创作的油画作品不能完全从专业的角度欣赏,只要看到就足够让人感动。”邹光平是山东师范大学美术教师,退休后常驻长沙村开展农民油画公益教学。

“放下锄头、拿起笔头、画出彩头、挣得票头。”长沙村因地制宜探索出“文旅+文艺+文创”发展模式,农民油画创作逐渐成为村里的响亮招牌。

乡村“文化+”,农民当画家。据长沙村党支部书记俞云灿介绍,村里将不断吸纳文化人才和资源入驻,升级配套设施,努力打造文创一条街。

学习回信精神、弘扬“闽东之光”、筑牢乡村之魂,屏南成功探索出文创兴村新路子,福鼎以“白茶+文化”激活乡村发展潜力,福安依托古村资源打造“数字+文创”……

宁德市正以实施“以文化人、以文惠民、以文兴业”三大工程来推进乡村文化振兴,各地因地制宜,敢闯敢试,塑造出各具特色的区域文化品牌,为乡村振兴注入文化动能。

“我们积极落实‘十百千万’创建目标,通过整合资源、串点联线,明确全市10条重点文化带范围、创建内容和时间节点;梳理出129个村列入乡村文化振兴示范村建设点;实施乡村文化振兴‘百镇千队万人’计划,要求在乡村每100人至少培育1名文化骨干,目前全市已确定451支乡村文化队伍、2656名乡村文化骨干。”宁德市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说。

人才旺,乡村振兴有力量

乡村振兴,人才是关键。

蕉城区九都镇九仙村原本由半山腰上的7个村落组成,后因泥石流灾害进行易地搬迁。因衢宁铁路及火车站建设需要,现在又迎来一次规模搬迁新建的机会。

“大家抓紧新村装修,加快推进站口经济规划……”眼下,孙德明正忙碌在各个项目点上。

“下一步,村里将以建设乡村振兴畲族示范村为目标,以人才振兴为突破口,以产业振兴为着力点,奋力推进九仙家园、产业园、观光园、文化园和党建园一体化发展。”他说。

孙德明是去年宁德选派的28名市级乡村振兴指导员之一,现已成为村民的贴心人。

乡村振兴指导员是宁德的一个创举,已取得阶段成效。为推动“智力”下沉,今年5月,宁德再次选派23名处级干部担任第二批市级乡村振兴指导员。

乡村实体经济需要金融活水滋润。为了更好地打通农村金融服务“最后一公里”,今年5月,宁德选派25名金融机构科级干部到项目多、任务重的乡镇(街道)挂职。

农行福安市支行正科级督导员陈铃是金融战线的老兵,对担任福安穆云畲族乡党委副书记一职信心满满。“虎头村的水蜜桃和溪塔村刺葡萄,都已形成规模,我将努力摸索出一条符合当地实际的金融支持通道,帮助乡亲们扩大规模、提质增效,为发展观光项目夯实基础。”她说。

“截至7月底,全市已建成乡村振兴万名专家库,涉及卫生、教育、农业、水利等领域,实现了茶叶、水产、食用菌、水果等‘8+1’特色产业全覆盖。”宁德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表示,乡村振兴专家库统一建设、统一管理、统一使用,每年进行动态调整,为乡村振兴赋能。

福建将举行"摆脱贫困与政党的责任"国际理论研讨会

即时 | 2020-10-09 15:07

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发言人胡兆明9日宣布,由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和中共福建省委共同主办的“摆脱贫困与政党的责任”国际理论研讨会将于10月12日至13日在福建举行,将有来自100多个国家的约400位政党代表以及驻华使节、国际机构驻华代表、发展中国家媒体驻华代表、智库学者等通过线上或线下方式参会。

编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