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东南网 > 福建频道 > 文教> 正文
分享到:

先走百姓市场 再登艺术殿堂

2021-10-18 07:35:12 来源:东南网  责任编辑:周冬  作者:树红霞
第35届田汉戏剧奖评选日前揭晓,来自全国戏剧期刊联盟的25家戏剧期刊主编和田汉戏剧奖评委,通过线上线下同步进行的方式,评选出本届剧目奖、剧本奖、理论奖、评论奖四类奖项。

image.png

《龙台驸马》剧照

东南网10月18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树红霞)第35届田汉戏剧奖评选日前揭晓,来自全国戏剧期刊联盟的25家戏剧期刊主编和田汉戏剧奖评委,通过线上线下同步进行的方式,评选出本届剧目奖、剧本奖、理论奖、评论奖四类奖项。福州75岁剧作家陈道贵创作的闽剧《龙台驸马》摘得剧本一等奖,且为8部一等奖剧本第一名。

捧得这个大奖,陈道贵有些意外:“我对该剧本的心理定位是二等奖,因为剧本主题脱离不了‘宫斗’的局限性。我的创新之处在于,对剧中两个主要人物林存和贾似道的内心世界作了深入细致的刻画。两人之间的较量不仅是简单的忠奸之争,而是提升到复杂的审美层次。”

剧本创作慢工出细活

《龙台驸马》是陈道贵为福州市马尾区海峡闽剧团创作的闽剧,曾是第十六届中国戏剧节展演剧目。该剧讲述的是南宋年间,琅岐龙台村学子林存高中状元并被招为驸马后,奉旨考察“蟋蟀宰相”贾似道的侄儿台州县令贾文章,意外遇见贾县令为了捉“蟋蟀王”巴结贾相,公然拆除岳庙,当众打死庙祝岳诚,激起民愤,林存怒斩贾县令。

闽剧《龙台驸马》取材于当地民间传说,属本土文化题材,人物和地址都是真实的。驸马林存是福州马尾区琅岐龙台村人,南宋时高中状元被招驸马,其坟墓至今还在。

海峡闽剧团先后写了几版剧本,均不理想,后来团长杨碧霞找到陈道贵。“我当时也没把握,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对素材重新梳理,大胆设想。先写了三场,得到杨团长的认可和赞许。于是,我便一气呵成写了八场。”陈道贵感叹道。

戏无奇趣成功少,菜有特色顾客多。陈道贵常把自己比作是厨师,把写戏当成做菜,致力做出“色香味”俱全的文化大餐以飨观众。

先走向百姓市场,再登上艺术殿堂。该剧久演不衰,三年上演了1000多场。剧本兼具草根性、传奇性和喜剧性,杨碧霞鼎力支持,导演林建萍精心创作,主要角色为闽剧界一流演员,这些都是该剧成功的秘诀。

“剧本创作慢工出细活,切忌急功近利。一部成功的剧作,往往要经过不断打磨,反复修改。”陈道贵最大的体会是,作家要善于观察和感悟生活,广泛听取意见,善于消化意见,但关键还是自己要有主见。

闽剧迎来发展的春天

出生于平潭的陈道贵,打小就是个戏迷,后在当地闽剧团当起编外编剧,自称“三小人物”——小海岛上的小戏团里的小编剧。

初到闽剧团,他就和老团长郑振远合作,将闽剧《百花寺》残缺不全的剧本改写成上下两集搬上了舞台,演出不仅轰动平潭,还走红周边县区。

“后来,我们又写了《百花寺》前传、后传,形成四集连台大戏。《百花寺》在10多年间连演了1000多场。”陈道贵说。

自1984年起,陈道贵为闽剧创作过近70部大戏,三部曲《天鹅宴》《凤凰蛋》《画龙记》是其得意之作,通过悲剧喜唱,形成带有黑色幽默的喜剧风格,先后晋京展演。其中《天鹅宴》分别荣获第五届全国优秀剧本创作奖(曹禺剧本奖前身)榜首和首届文华剧作奖;《画龙记》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为福州市实现了该奖项零的突破。

“现在是闽剧发展的春天,党中央、国务院对包括闽剧在内的优秀传统文化的支持力度前所未有。闽剧从业者要抓住这个历史机遇,专业院团与民间职业剧团之间应该相互学习,取长补短。”陈道贵举例说,海峡闽剧团虽是民间职业剧团,但演出专业化。专业剧团在选择剧目时也应大众化,想方设法接地气。

福建省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原院长王评章在为《天鹅宴——陈道贵剧作选》所作的《序》中如是评价:“打通民间戏曲与知识分子戏曲是一件十分重要也是越来越难的工作,年轻的主创人员越来越远离民间。这需要立场、理解、情怀,也需要智慧、经验和担当。”

从业者有信仰,传统戏剧有力量。陈道贵就是榜样,退休后,他仍笔耕不辍,创作的闽剧《青天》《黄勉斋》先后获得2016年度、2018年度国家艺术基金资助项目。

“我计划今年创作一部现代戏《怀表情》,表现身在异国的一批福州人情系福州、不忘中华的家国情怀。”陈道贵信心满满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