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明万寿岩遗址保护

万寿岩遗址位于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西北的石灰岩孤峰上,是福建发现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把古人类在福建洞居活动的历史提前到18.5万年前,填补了福建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

 资  讯 

远古家园 生机勃发——万寿岩遗址保护和发展纪实(下)

即时 | 2020-06-08 07:36

东南网6月8日讯(福建日报记者全幸雅 方炜杭 实习生 廖子谦)“群山透逸不能高,突兀独摩霄汉碧。”时光荏苒,宋代文人笔下的万寿岩静静地屹立在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

夏日的骄阳,难以阻挡一拨又一拨的游客有序来到万寿岩遗址,实地体验“18.5万年前的旧石器时代”,感受中华文明的源远流长。这里已成为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文化体验、休闲旅游等功能为一体的考古文化胜地。

20年前,万寿岩遗址一度面临因矿石开采而消失的威胁。千钧一发之际,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两度对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批示。

20年来,三明市委市政府牢记“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的嘱托,遵循习近平总书记就文物保护工作作出的重要指示批示,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始终坚持合理保护和利用万寿岩遗址,激活历史文物资源的生命力。

保护:筑牢基础

2001年6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这也对三明市的遗址保护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凡事预则立。彼时,三明市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刚刚成立,保护工作千头万绪。为让遗址保护有明确的工作章程,三明市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福建省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总体保护规划》,涵盖科研、修复等多方面。

科研上,三明市政府邀请省内外专家对万寿岩遗址进行考察研究,充分挖掘其学术价值:原国土资源部为万寿岩遗址的植物孢粉作出了分析报告;北京大学专家为船帆洞样品进行了两次碳-14测试,得出了洞穴年代;福建省闽西地质大队进行了水文地质、工程地质、环境地质调查……遗址的神秘面纱被一步步揭开。

当时,考古学界对石铺地面的成因还存有争议。“对此,我们邀请各相关学科专家齐聚万寿岩,最终证明船帆洞内的石块层非自然形成,属于古代人类铺设的石铺地面。这为研究早期古人类适应改造生活环境的能力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对研究末次冰期古代人类生存环境和文化演进有极其重大意义。”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所长余生富说。

而对于2001年接任三明市文化局局长的汪震国而言,万寿岩遗址的修复工程更是一场持久战:“一到下雨天,我就整宿睡不着觉。”

万寿岩遗址原是一处开采了20多年的矿山,开采活动在岩体上形成了4处大型的开采面,岩壁存在大量的危岩。由于岩体破裂,雨水可直接从船帆洞顶部倾泻而下,淹没石铺地面。“南方多雨,文物局常常连夜运送几台抽水机到现场轮番作业”。

临时抢救只能治标,逐步修复才可治本。三明市按照保护规划要求,制定万寿岩遗址保护工程方案。截至目前,万寿岩遗址已实施4期本体保护工程,包括危岩加固、裂缝封堵、石铺地面防腐等项目,遗址本体已得到较为有效的修复。

开发:注入新动能

如果说加强文化遗产保护是开发利用的基本前提,那么开发利用则给遗址本身注入了新动能,使其与环境互融、与时代共进。为合理科学地开发万寿岩,三明市决定以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为抓手,助推遗址的可持续传承。

福建省考古与博物馆学会会长郑国珍认为,要理解建设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意义,必须对“考古、遗址、公园”三个词进行分别解读。“公园的作用在于服务社会公众。考古的定位,强调公园建设必须运用考古思维、考古成果。遗址则突出了公园内部的构成要素。三方面结合,要求公园建设须在确保文化遗产安全性和完整性的前提下,开发部分能够展示的遗址,使其科学价值可观、可感、可触,为公众提供公共服务。”建设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实际上是对“保护与开发并举”这一文化遗产传承观念的生动实践。

2012年,三明市邀请清华大学建筑设计院文物保护研究所编制完成《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为遗址的合理开发明晰了方向。次年,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可行性研究报告、项目计划书、对文物影响的评估报告相继出炉。同年12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录。至此,万寿岩遗址迈上了科学开发之路。

谋定而后动。三明市将原有的石灰石破碎厂厂房改造为文化交流与教育基地,把泥沙路面改造为沥青路面,让万寿岩山体重披新绿。

紧接着,洞穴遗址、遗址博物馆、宋代五级涌泉生态恢复区、万寿岩山顶生态恢复区、渔塘溪滨水区也一一建设完成。一番修整下,万寿岩遗址环境风貌与公园的作用定位更加协调统一。

经5年建设,2017年12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正式列为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也是福建省唯一一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公园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和生态旅游于一体,以考古特色为主题,人们能在公园游览、观赏考古成果的同时“探秘”考古挖掘现场。

基于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科研功能,2015年,三明市在遗址旁设立了中小学生示范性综合实践基地。“万寿岩提供了丰富的研学教育资源。每逢周二、周三,学校会集中组织孩子们参观遗址公园、开展研学活动,培养孩子们对文物古迹的保护意识、对家国文化的热爱。”三明市中小学校教育实践基地教师朱艳芳说。

“我们的设想是,在万寿岩遗址本体周边,恢复距今18.5万年、10万年、3.5万年三个历史时期的生态景观,并打造考古遗址天文台,让人们在游玩时亲身体验古人类生活环境,在观测星空时静静感受岁月的流淌。”郑国珍说。

共享:引来百业兴

色彩斑斓的应季花卉竞相开放,成群结队的鸟儿在草丛中轻歌曼舞,微风拂过池塘水面,掀起粼粼波光——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内,处处生机勃勃。

镜头转回到20年前,万寿岩周边却是满目疮痍、粉尘漫天。

彼时,矿石开采业是岩前村的支柱产业。村子面积不大,石灰窑、水泥矿却足足有20多个。村口的一小段村路上,常常密密匝匝停着许多运载货车。

“20年来,生态环境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遗址开发是转变的关键原因。”岩前镇党委书记蔡明泉说,随着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创建,镇里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显著提升,高污染高能耗的粗放式产业也不见了踪影。

2010年12月,福建省政府批准设立省级三明经济开发区,南起岩前镇,北至明溪县沙溪乡。趁此契机,岩前镇原有的许多工业逐步退镇入区,镇内产业结构朝着低碳绿色的方向转变。

蕴藏在万寿岩遗址保护中的可持续发展理念,也对三钢的生产经营影响深远。“2000年至今,三钢产能呈几何级增长,但通过提升装备工艺技术、加大环保资金投入,污染排放物却大大减少。对标绿色发展,如今的三钢已获批国家AAA级景区,成为福建省首个钢铁工业旅游区。”三钢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黎立璋说。

与此同时,依托完善的旅游基础设施与良好的生态环境,岩前镇生态旅游业的发展势头如火如荼。每到提子成熟季节,镇内的500亩提子观光园游客如织。眼下,岩前镇还与三明市农科院合作开发花海项目,鼓励村民开发农家乐等休闲旅游场所,完善旅游业态,让民众共享发展成果。

对于家乡的变化,岩前村村民邓积根感触良多:“村里人气越来越旺,全村搞起了采摘、餐饮。我也把家里的房子改造成酒家,生意不错。更重要的是,环境好,咱们身体也好,日子过得舒心!”

产业兴了,村子美了,村民乐了……富裕、生态、文明、和谐的乡村振兴图景正在岩前村徐徐展开。

留住历史根脉——万寿岩遗址保护和发展纪实

即时 | 2020-06-07 08:02

万寿岩遗址外景姜克红 摄

万寿岩遗址船帆洞内人工石铺地面姜克红 摄

东南网6月7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方炜杭 全幸雅 实习生 廖子谦)

北有周口店,南有万寿岩。

曾经,福建发现最早的有人类活动的历史仅有一万年。然而,一个遗址的发现,把人类在福建活动的历史提前至距今约18.5万年,还将举世罕见的史前人工石铺地面展露于世,也为研究闽台史前文化渊源提供了实物依据。

这个遗址,就是有着“南方周口店”之称的万寿岩遗址。

在上世纪90年代,万寿岩遗址一度因矿产开发面临被夷为平地的危险。

2000年,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两度对万寿岩遗址的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批示。万寿岩从开矿的炸药包下被抢救下来,并得以整体保护,成为处理文物保护与利用问题的一个生动样本。

文物保护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古老的万寿岩,在历经20年贯彻落实“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的实践中,成为福建唯一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焕发出新的强大生命力。

“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们绝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走进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视野渐趋开阔,只见一座孤峰形如寿桃,高耸于旷野,这便是万寿岩。

村里一名老人回忆:自古以来,万寿岩便是村民寄托信仰之地。每年正月,全村人都会上山祈祷新的一年吉祥安康。岩前村的“岩”就是指万寿岩。

万寿岩属喀斯特地貌,山上的石灰岩可作为助溶剂和沉淀剂冶炼钢铁。上世纪70年代,省属重点企业三明钢铁厂斥巨资买断万寿岩的开采权,专门修建30公里公路从厂区直通万寿岩山脚下,就地建起岩前采矿厂、石灰石破碎厂和水泥厂及石灰窑厂。自此,岩前村爆破声不绝于耳。

1989年7月,三明市文化局成立市溶洞调查小组,首次发现万寿岩灵峰洞、船帆洞内保存有哺乳动物化石。于是,将其列为三明市古脊椎动物保护点。

怀着保护文物古迹、守护精神家园的拳拳之心,村民们推举出5名退休教师作为代表,呼吁社会各界一同抢救万寿岩。1998年底,“五老叟”共同撰写《为抢救岩前文物古迹呼吁书》,递交三明市政府。

不久,三明市政府召开专题会议,认为万寿岩是登记在册的文物保护点。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规定,在开发建设前,应先进行考古发掘,再根据其文物价值进一步决策。

消息一出,众说纷纭。争议的核心,实际上是如何处理文化遗产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关系。

数据记载:万寿岩开采活动一旦停工,将给三钢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000余万元,每年预计损失产值近1亿元。而在1999年,三明市的GDP只有217亿元。有人说,仅因几颗哺乳动物化石就影响经济发展,是不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

另一方面,开发了20多年的石灰岩矿一旦叫停,三钢矿源将告急,开矿工人没了“饭碗”。村民保护文物心切,几次上山阻止矿石开采。双方一时剑拔弩张。在市政府协调下,文物部门与三钢达成初步意向:按照文物保护惯例,由三钢出资7.5万元专项考古经费,支持福建省博物馆、三明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三明市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限期一个月,对万寿岩遗址进行第一次抢救性考古发掘。

“一个月后,该保则保,该炸则炸。”对于这样的决定,时任三明市副市长的严凤英坦言,“能挖出什么,谁都无法确定。唯一能确定的是,我们绝不能做历史的罪人。”

如今年逾古稀的陈子文,曾任福建博物院文博研究员,于1999年9月起负责万寿岩遗址的现场发掘工作。

“刚抵万寿岩时,万寿岩山体顶部已被炸去60多米。”陈子文回忆道,考古队认为,经挖掘的地层断面便于观察,先从破坏最严重的灵峰洞开工!

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考古队未发现任何足以保住万寿岩的文物遗迹。大家心急如焚。又一个星期过去了,刨出的泥足足堆了一人高,考古队仍一无所获。有人抱怨:“陈老,这里没东西,换一个地方吧!”陈子文撂下一句“狠话”:“不挖到洞底岩体,绝不罢休。”

挖到离地表1.7米深时,鹅卵石铺就的地面初露端倪。由于当时福建旧石器时代考古仍是一片空白,考古队员们并未将其与旧石器时代相联系。

次日,一名考古队员的高呼划破了船帆洞的沉寂,“看啊!这是巨貘的牙齿!”巨貘在1万年前已灭绝,其化石具有分期断代的作用。队员们这才回过神来,再次观察裸露的鹅卵石,发现每一颗都有人工打制痕迹。旧石器时代主要使用打制石器,新石器时代普遍使用磨制石器。这意味着,万寿岩很可能是旧石器时代遗址。

“万寿岩有救了!”为了获得权威认定,三明市赴北京邀请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三位研究员,到万寿岩遗址考察。

1999年11月,文物考古界泰斗、曾参与周口店北京人遗址发掘工作的中国科学院贾兰坡院士对万寿岩遗址出土石制品进行鉴定,当即在鉴定书上题写下“这个遗址很重要,必须保护”。

考古队员重返灵峰洞,又发掘出70多件年代更为久远的人工石器——根据铀系法测定,大约距今18.5万年。

然而,爆破采矿仍在继续,万寿岩的生存危机还未过去。

“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2000年1月1日,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就省文化厅提出的《关于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保护有关的紧急汇报》作出重要批示,明确指出:“保护历史文物是国家法律赋予每个人的责任,也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后代子孙,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随后,三明钢铁厂立即停止了在万寿岩的爆破开采,异地选定了新的采矿点,又将石灰石破碎车间厂房和万寿岩山体无偿划拨给文化部门。”时任三钢矿山公司党委书记李兰九回忆。

时隔不到一个月,1月25日,习近平同志在省人大常委会《关于依法保护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意见》上再次批示,要求省文化厅进一步提出全面保护规划和意见。

两次批示,字字千钧,句句铿锵。

“习近平同志对万寿岩遗址的批示起到了一锤定音的重要作用,不仅点出了历史文物价值所在,更勉励了党委政府和广大文物工作者坚定文物保护的信心和决心。”严凤英说。

回忆起当年的一幕幕,几位参与保护的专家表示:“当年能舍弃一时经济利益,毅然决定支持保护遗址,没有惊人睿智和长远战略眼光,是不可能作出这样的决策的。”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紧接着,省文物局前后请了7批专家前来考察,进一步鉴定万寿岩的文物价值。经专家论证,万寿岩灵峰洞遗址的发现,把古人类在福建活动的历史提前到距今约18.5万年,填补了福建考古学年代上的一段空白;船帆洞遗址发掘出的大面积人工石铺地面在我国实属首次,举世罕见;灵峰洞挖掘出土的两块锐棱砸击石片制作工艺与台湾发现的锐棱砸击石片和石核相同,为闽台史前文化渊源提供了有力证据。

2000年5月,万寿岩遗址被三明市人民政府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次年,实现了从市保到省保、国保单位的三级跳。2001年7月,万寿岩遗址被列为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

自2000年开始,三明市委市政府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同志对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的重要批示精神,一步一个脚印,迈上了万寿岩遗址保护和开发利用的新征程。

2002年8月,三明市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成立,并明确职级、编制和职责,为遗址公园管理机构。至此,一支专门负责万寿岩遗址及遗址公园保护、展示、研究和日常管理工作的队伍定了型。

把钱花好、把人用好、把事办好,离不开总体规划。2002年10月,中国文物研究所编制完成《福建省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总体保护规划》。如今,按照规划总目标,已分阶段完成了四期本体保护工程和一期环境整治工程。

2013年12月,万寿岩遗址被国家文物局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录,经5年建设,已成为集史前文明展示、保护研究、科普教育与青山绿水、田园风光等观光休闲为一体,以考古为特色的生态型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2017年,三明市人大常委会出台《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囊括保护与管理、展示与利用、法律责任等方面内容,为在保护传承的基础上适度科学开发利用万寿岩遗址提供了法律保障。

漫步公园中,探洞穴遗址、逛遗址博物馆、赏宋代五级涌泉、游渔塘溪滨水区……一天下来,“一廊万寿十二景,树绿花红果飘香”的生态文明和历史文明景观尽收眼底。数据显示,2019年,万寿岩遗址累计接待游客、研学团体近8万人次,成为三明对外交流的重要窗口和城市名片。

“下阶段,遗址保护工作将以‘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万寿岩科研科普基地’为依托,紧紧围绕加强考古研究、科普宣传、挖掘遗址内涵等方面,全面提升遗址文化旅游价值,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三明市委主要负责同志表示,三明各级干部群众将继续牢记嘱托,一张蓝图绘到底,让万寿岩遗址历久弥新,造福人民。

福建日报评论:让文物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和谐共赢

即时 | 2020-06-07 08:07

本报评论员

三明市万寿岩遗址,是20年前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作出批示,从炸药包下抢救回的人类史前家园,如今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崭新面貌向世人展示。万寿岩遗址的保护和发展,是正确处理经济社会发展和文物保护关系的生动样本和经典案例。

从规划保护鼓浪屿到保护三坊七巷,从为《福州古厝》作序到主持审议有关武夷山“双世遗”保护的条例,习近平总书记在闽工作期间,高度重视文物保护,身体力行推动文物保护和抢救工作,进行了一系列具有前瞻性、开创性、战略性的理念创新和实践探索,为文物保护工作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

多年来,我省文物保护力度显著增强,文物管理能力明显提升,文物事业积极融入新时代经济发展,呈现良好态势。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我们要增强对文物的敬畏之心,树立“保护文物也是政绩”的科学理念,正确处理经济社会发展和文物保护的关系。

始终把保护放在第一位。文物是历史的见证,是珍贵的不可再生资源,保护文物就是促进可持续发展。我们要强化底线思维,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要进一步落实属地管理要求和地方各级政府主体责任,完善工作机制,加大资金投入,建强专业队伍,推动文物保护长效化常态化。

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经济社会发展与文物保护看似矛盾,但只要我们正确处理两者关系,在加强保护前提下对文物进行科学开发和利用,就完全能兼顾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我们要本着对历史负责、对人民负责的精神,推动文物保护利用与新型城镇化建设、乡村振兴相结合,与产业转型升级、脱贫攻坚相结合,有效挖掘文物蕴含的历史、文化和科学等价值,在加强保护前提下推进文物合理适度利用,使文物保护成果更多惠及人民群众。

八闽大地钟灵毓秀,历史文化遗产十分丰富。我们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文化和自然遗产保护的重要论述,把握承办世遗大会的重要契机,让文物保护与经济社会发展和谐共赢,共同守护我们的文化根脉,开创我省文物保护的新局面。

央媒陆续推出万寿岩遗址保护专访报道

即时 | 2020-06-04 08:53

6月3日晚间,《焦点访谈》专题报道“万寿岩: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

聚焦三明万寿岩!

时长14分钟!

5月以来,

人民日报、新华社、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光明日报等

中央主要媒体及

所属新闻网站、新媒体平台,

以及省主流媒体先后推出

万寿岩遗址保护专访报道40余篇(次),

被国内主流新闻和商业网站转载500余次。

其中:人民日报5月17日头版头条刊发通讯报道《万寿岩“新生”》,并同期配发评论文章《让历史文物“活起来”》,“人民论坛”同步推送相关言论:

新华社5月19日推出《聆听18万年前的远古回声——福建万寿岩遗址保护纪实》通稿,新华社客户端总阅读量172万余次。该稿件总计被102家媒体采用,其中:中央及中字头媒体14家,媒体头版6家。

新华社客户端还系列推送《习近平时间︱保护历史文物 传承中华文明》《习近平讲述的故事:从炸药包下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等多个短视频;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5月17日在《新闻联播》“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栏目中头条刊播6分多钟的专题报道《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福建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纪实》,并配发央视短评《从历史的积淀中汲取前行的力量》;

此外,光明日报、经济日报、中国日报、中新社、国家文物报等中央和省部级媒体陆续刊发相关自采稿件。

万寿岩:打造南方特色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即时 | 2020-06-02 09:11

“走,我们到万寿岩体验4万年前的人类生活。”6月1日,市民李女士带着女儿诗诗,和亲友们相约来到三元区岩前镇,呼吸大自然的清新空气,游玩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享受当地农家乐特色美食,以近郊游形式陪孩子度过了一个快乐的“六一”国际儿童节。

我市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福建工作时对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的重要批示精神,将万寿岩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列入市委、市政府为民办实事的重中之重建设项目,以万寿岩为主要空间载体,结合乡村振兴战略,融合当地特色文化和优势资源,推动文旅融合迸发出新活力。

万寿岩所在地岩前村的村民王玉兰就切身感受到了文旅融合发展带来的益处。王大姐说,家里的地流转给政府建设“岩下花海” 百亩姜荷花项目有一份收入,自己在花海项目里帮工又有一份工资,“稳稳拿了两份收入,很开心、很踏实。”

岩前镇党委书记蔡明泉介绍,当地在各级各部门的全力支持下,以万寿岩为核心,串联整合周边优势资源,积极打造“以节点为景点,以镇区为景区”的三明近郊特色康养小镇与全域旅游核心区,将万寿岩打造成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文化体验、休闲旅游等功能为一体的古文化胜地。

“梅列、三元两区的乡村振兴战略实施、农村人居环境整治、产业发展等,以万寿岩遗址为一个核心区,包括周边格氏栲、横坑温泉等资源,整体作为市区精品示范点来实施,连点成线促发展。”市农业农村局党组书记、局长王小坚说。当地还紧抓“格氏栲-万寿岩”国家5A级旅游景区创建契机,充分发挥得天独厚的旅游基础条件,进一步延伸全域旅游触角。

目前,全市正加快推动以万寿岩为主要空间载体,创意再现远古人类的生产、生活场景,借力优质的山林环境,打造以史前文化研学、体验、餐饮、住宿为特色的高品质文化体验休闲旅游区,打响“万寿岩请你来过4万年前的生活”主题口号,力争5年内打造成南方特色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古人类研学旅行基地、国家5A级旅游景区。

(三明日报三元记者站 黄柳青)

央视《焦点访谈》专题报道万寿岩遗址保护情况

即时 | 2020-06-04 07:48

点击播放节目视频《万寿岩: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

东南网6月4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昨晚,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焦点访谈》播出专题《万寿岩: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通过现场画面、人物访谈、主持人解说等,充分报道了福建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发展情况。

报道说,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有一处万寿岩遗址。它的发现,把古人类在福建活动的历史提前到18.5万年前,是迄今为止福建境内发现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洞穴类型的居住遗址,被考古界誉为“南方周口店”。但是这一珍贵的史前遗址,在20多年前,由于经济建设、矿产开采,险些遭到破坏。2000年,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保护万寿岩遗址,使它免受灭顶之灾,万寿岩遗址的保护工作得以加速进行。

万寿岩遗址保护了下来,可失去矿源的三明钢铁厂该如何发展?2000年8月,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来到三明钢铁厂视察,明确要求三钢“推进可持续发展,加强生态环境建设”,给缺乏矿源的三钢指明了另一条发展的思路。同时,三明市政府也积极帮助三钢在全国联系购买石灰石。三钢集团按照习近平的指示,提升装备工艺技术、加大环保资金投入,同时制定了一套标准作业流程,强化生产管控,杜绝资源浪费,至今已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子。20年来,三明钢铁集团在发展,万寿岩遗址的保护工作也在不断推进。今天的万寿岩,已成为展示历史、对外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报道最后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我们有责任把它保护好、管理好、继承好。而且,从万寿岩遗址的保护来看,文物保护和经济发展也并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可以互相融合,相辅相成。让文物说话,我们才能从厚重的历史中汲取开创未来的力量。

新华社光明日报报道万寿岩遗址保护

即时 | 2020-05-21 08:03

东南网5月21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新华社19日播发通讯《聆听18万年前的远古回声——福建万寿岩遗址保护纪实》,光明日报18日在1版刊登通讯《万寿岩遗址保护:守住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和评论员文章《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分别对福建万寿岩遗址保护情况进行了重点报道。

新华社的通讯《聆听18万年前的远古回声——福建万寿岩遗址保护纪实》分别以“炸药包下‘挖宝’”“关键时刻一锤定音”“冲击波与启示录”“让历史一代代传下去”为小标题,对万寿岩遗址保护情况进行报道。报道说,18.5万年前,古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约4万年前,中国最早的“室内装修”工程在这里完成。这些“远古的秘密”曾长久封存于福建三明一座寿桃形孤峰——万寿岩中,20多年前却差一点灰飞烟灭。幸运的是,三明万寿岩遇到了负责任的文物工作者、有担当的领导干部,更引起了时任福建省代省长习近平的高度重视。于是,这个宝贵的人类家园被从炸药包和挖掘机的威胁中抢救下来,从而有了今日的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光明日报的《万寿岩遗址保护:守住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分别以“炸药包下保住的‘幸运儿’”“绵延不绝的文明之光”“不断‘生长’的文化共识”为小标题进行报道。报道说,它是一个窗口,让今人在这里洞察到我国东南沿海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的轨迹;它是一座桥梁,架起了海峡两岸古人类迁徙的线路,并实证了清晰的两岸同源关系;它更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一段时期以来,人们对文物保护与经济发展建设辩证关系的深度思考。配发的评论《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指出,由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我们必须认识到,要爱惜历史文化遗产,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既要改善人居环境,又要保护历史文化底蕴,让历史文化和现代生活融为一体。

聆听18万年前的远古回声——福建万寿岩遗址保护纪实

即时 | 2020-05-19 23:47

新华社福州5月19日电题:聆听18万年前的远古回声——福建万寿岩遗址保护纪实

新华社记者顾钱江、许雪毅、邓倩倩

18.5万年前,古人类在这里繁衍生息;约4万年前,中国最早的“室内装修”工程在这里完成。

这些“远古的秘密”曾长久封存于福建三明一座寿桃形孤峰——万寿岩中,20多年前却差一点灰飞烟灭。

幸运的是,三明万寿岩遇到了负责任的文物工作者、有担当的领导干部,更引起了时任福建省代省长习近平的高度重视。于是,这个宝贵的人类家园被从炸药包和挖掘机的威胁中抢救下来,从而有了今日的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走近万寿岩,聆听18.5万年前传来的远古回声,探寻20年来其保护发展历程,人们收获的不仅是古洞传奇,更有如何沟通历史与未来、协调经济发展与文脉接续的深刻启迪。

炸药包下“挖宝”

从三明市区驱车约30公里,就到了岩前镇岩前村。空旷的平地之上,万寿岩昂然挺立,船帆洞、灵峰洞、龙井洞等洞穴藏身其中。

1999年,福建省博物馆文博研究人员陈子文来到万寿岩时,带着一项关键任务:他和当地考古人员必须在一个月内给出结论——万寿岩是否值得保存下来?

当时,争论已到白热化阶段。万寿岩蕴藏丰富石灰石资源,福建省属重点企业三明钢铁厂从20世纪70年代起就在山体上采矿。见矿山开采严重影响万寿岩景观,1998年起,当地村民不断向有关部门呼吁保护万寿岩山体及洞穴古迹。

一方是投巨资买断开采权的企业,一方是坚称“山里有宝”的村民。“矛盾最尖锐时,村里老人干脆坐在埋了炸药的开采点上。”时任岩前村党支部书记王源河说。

“政府必须尽快把问题搞清楚:万寿岩是不是文物?是文物就要保护,不是文物就应该尊重企业的开采权。”时任三明市副市长严凤英回忆。

在周围山体持续的爆破开采声中,陈子文他们开始了紧张的“限期破案”工作。

终于,考古人员在万寿岩发现了2000余件石制品和大量哺乳动物化石。其中,船帆洞挖掘出距今约4万年、面积达120平方米的人工石铺地面。古人类可能是为应对洞中潮湿环境的这个发明创造,堪称中国最早的“室内装修”工程。

“这样的人工石铺地面,非洲发现过一处,我们是世界上发现的第二处,是国内首次发现。”时任福建省文物局局长郑国珍说。

万寿岩遗址的发现,把福建古人类活动的历史提前到18.5万年前。万寿岩因此被称为“闽人之源”。遗址中出土的石制品,也为闽台史前文化同源提供了新证据。

关键时刻一锤定音

2000年1月1日,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就万寿岩遗址保护作出重要批示:三明市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是我省史前考古的首次重要发现,也是国内罕见的重要史前遗存,必须认真妥善地加以保护。

习近平在批示中强调,保护历史文物是国家法律赋予每个人的责任,也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因为这一批示,三明钢铁厂立即停止了在万寿岩的采矿爆破,福建省文化部门展开了对遗址区域进一步的发掘、考证和保护工作。2001年,万寿岩遗址被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为“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

如今,每次看到万寿岩伟岸的身躯屹立在天地之间,郑国珍和陈子文禁不住感慨万千。“经济建设与遗址保护的矛盾尖锐,在这关键时刻,批示一锤定音,对万寿岩遗址的保护起到了决定性作用。”陈子文说。

事实一再证明,历史文化遗产是不可再生、不可替代的宝贵资源,要始终把保护放在第一位。

冲击波与启示录

20年前,当考古队来到万寿岩时,黎立璋是三钢下属分厂厂长,和工人一起到现场查看过。他记得,当时有工人开玩笑说,早知道放几炮炸掉算了。但公司领导说,矿石有价,文物无价。

“经估算,停止在万寿岩爆破开采,整体影响公司长期效益20亿元以上。”如今是三钢集团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的黎立璋说。

福建省文物局局长傅柒生认为,那时,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还不像现在这么强。保护厦门鼓浪屿这样漂亮的“万国建筑博物馆”,很多人觉得理所当然。而万寿岩这样的遗址,在一些人眼里“无非就是古人居住的一个山洞”,因此,当年紧急批示保护万寿岩的重要决定,是对文化遗产保护的开创性实践。

三明市委书记林兴禄说,审视万寿岩遗址保存下来的过程,受到的最深刻教育是,要用历史观念和群众眼光看待发展。“当下还有很多需要我们做出抉择的时刻,如何保护、研究和利用好万寿岩,对我们做好生态文明和文化建设等各方面工作,会带来启迪。”

当地群众的生活和观念也因万寿岩遗址的保护而悄然改变。

一些村民参加了遗址挖掘保护工作,文保意识更强了;更多村民从中看到了“不一样的发展模式”。“以前万寿岩周围破破烂烂、尘土满天,现在老百姓懂得,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时任岩前镇党委书记王小坚说。

让历史一代代传下去

站在万寿岩遗址前,现为福建省文物考古博物馆学会理事长的郑国珍总会想到这样一段话:“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让中华文明同世界各国人民创造的丰富多彩的文明一道,为人类提供正确的精神指引和强大的精神动力。”

万寿岩遗址的年代,距今18.5万年至3万年。在考古专家看来,这一远古人类家园极为少有、弥足珍贵,应继续加强科研,并加以活化利用。

郑国珍想象:“我们可以在万寿岩建一个古代天文台,感受18.5万年前的星空,还可以在遗址周围复原3.5万年前的动植物,感受人和万物的共生关系。”

2019年,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式开园。导览手册上写道:“恢复生态,保护文物,延续文脉……使碧水、青山、溶洞、森林、田园、古文化融会贯通,是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目标。”

三明市林业局党组书记、局长刘小彦介绍,三明森林覆盖率78.73%,是中国最绿省份的最绿城市,享有“中国绿都”等美誉。伴随着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绿色发展理念进一步深入人心。“如今,‘推窗见绿、出门进园’已成为三明市民共享生态福利的写照。”他说。

目前,三明以万寿岩为主要空间载体,借力优质的山林环境,编制实施《万寿岩文旅融合发展总体规划》,努力把考古文化资源与挖掘当地文化结合起来,把遗址保护与岩前镇乡村振兴结合起来。

岩前镇党委书记蔡明泉说,镇里不断加大文旅招商引资力度,人气越来越旺。百姓也从农家乐、休闲采摘、特色民宿等项目中受益,有了更多致富门路。

三明市文化和旅游局党组书记陈丽珍表示,力争5年内把万寿岩打造成南方特色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古人类研学旅行基地和国家5A级旅游景区。

2019年12月,万寿岩遗址国际学术交流会在三明召开,来自中国、俄罗斯、韩国、美国、日本等国内外数十位专家学者前来参与学术交流和考察。“很多外国专家对万寿岩遗址的保护高度肯定。”万寿岩遗址博物馆馆长余生富说,未来要让万寿岩被国内外更多人所熟知。

“小时候,万寿岩是我们玩耍的神秘去处。离家后,万寿岩是我们挂在嘴边的乡愁。”在万寿岩遗址博物馆里,岩前镇“90后”女孩张琳告诉记者,希望为古老的万寿岩注入更多青春气息,让历史文化一代代传下去。

头条!人民日报、央视新闻联播、光明日报!齐刷刷报道福建这件大事

即时 | 2020-05-18 14:17

17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刊发《万寿岩“新生”》,并配发“人民论坛”评论《让历史文物“活起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联播》头条播出《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福建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纪实》,并配发央视短评《从历史的积淀中汲取前行的力量》;18日,《光明日报》头版刊发《万寿岩遗址保护:守住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并配发评论《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突出而详细报道了被业界誉为“南方周口店”的福建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情况。

20年前,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对万寿岩遗址两次作出批示,采取措施将文物抢救出来、整体保护,成为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和文物保护关系的生动样本和经典案例。

人民日报

长篇通讯《万寿岩“新生”》

分别以“发现”“转机”“保护”为小标题,详细报道了把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从开采炸药下抢救下来的过程。

报道说,2000年1月,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作出批示,明确提出整体保护万寿岩的4点意见,并强调:“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后代子孙,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人民日报长篇通讯《万寿岩“新生”》

批示一锤定音。“三钢”随即停采,在省政府协调下另选矿址。此后,万寿岩遗址获评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迅速跻身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的张森水评价,万寿岩遗址能得到有效保护,“是如何处理好文物保护和生产之间矛盾的好例证”。

人民日报在配发的“人民论坛”《让历史文物“活起来”》中说,文物承载文明与文化,维系着民族精神与时代价值,理应依法受到保护。被业界誉为“南方周口店”的福建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曾获评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把古人类在福建生活的历史提前至约18.5万年前。

珍贵历史文物“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后代子孙”。对于事关全局利益与长远发展的文物保护,切不能只算经济账、眼前账、局部账,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正如习近平同志当年批示所要求的,“必须认真妥善地加以保护”。

人民日报“人民论坛”《让历史文物“活起来”》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保护文物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文化使命,锻造文化自信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职责。全社会共同努力,在保护和利用文物中激发穿越时空、直击人心的文化力量,一定能留住文化之根、守住历史之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魂聚力。

央视新闻联播

《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福建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纪实》

报道说,位于福建三明的万寿岩遗址是我国旧石器时代遗址的重大考古发现,20年来,三明市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遗址的保护工作不断推进。当地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总体保护规划,并在2017年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出台《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

同时,三明市依照规划,已陆续完成遗址展示、遗址博物馆建设、交通设施完善、环境整治等工作,园区周边的植被覆盖率超过75%。此外,还特地将矿产开采的遗址一并保留了下来。

2017年,万寿岩遗址成功入选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并在2019年正式开园。如今,走进园区,湖光山色,绿草如茵,碧水、青山、溶洞、田园、古文化在这里交融相汇。

一个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和生态旅游于一体,以考古特色为主题的遗址公园已经成为展示当地历史、进行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

如今,每年前来万寿岩遗址研究学习的参观者都能达到近8万人次,同时还有俄罗斯、韩国、美国、日本等多国的专家前来进行学术交流和考察。央视配发的评论《从历史的积淀中汲取前行的力量》中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保护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文明的历史脉络。“万物有所生,而独知守其根”。中华文明绵延至今,正是因为有这种根的意识。鉴往知来,我们向历史负责,也是向未来负责。留住文化根脉、守住民族之魂,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从历史的积淀中汲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力量。

光明日报长篇通讯

《万寿岩遗址保护:守住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

分“炸药包下保住的‘幸运儿’”“绵延不绝的文明之光”“不断‘生长’的文化共识”等三部分,深入报道解读了万寿岩遗址的保护过程和非凡意义。

戳图读《光明日报》报道

报道说,万寿岩遗址由船帆洞遗址、灵峰洞遗址、龙井洞遗址等组成,共出土中更新世晚期(距今18-20万年前)、晚更新世早期(距今10万年前)、晚更新世晚期(距今4万年前)和晚更新世末期(距今3万年前)4个文化层。各文化层均含有大量远古人类制作的石质工具及伴生哺乳动物化石。

此前,福建发现的最早文物,是三明清流县狐狸洞出土的晚期智人牙齿化石和哺乳动物化石,距今8000至一万年前。万寿岩遗址的发现,把福建有人类活动的历史提前到了20万年前。万寿岩灵峰洞遗址也是目前华东地区发现最早的洞穴类型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址。

当时对其进行的一场抢救性挖掘,曾是那样地惊心动魄。关键时刻,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作出重要批示,终于力挽狂澜,保住了这一弥足珍贵的遗址。从此,被誉为“南方周口店”的万寿岩,守住了一份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并开启了它百年文物工程的崭新篇章。万寿岩,成为考证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幸运儿”。

光明日报在评论员文章《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中说,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强调历史文物、文化遗产保护的重要性,是因为文物承载灿烂文明,传承历史文化,维系民族精神,是老祖宗留给我们的宝贵遗产,是加强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深厚滋养。因此,保护文物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由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我们必须认识到,要爱惜城市历史文化遗产,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既要改善人居环境,又要保护历史文化底蕴,让历史文化和现代生活融为一体。

万寿岩遗址保护:守住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

即时 | 2020-05-18 08:45

连日来

三明频频现身中央媒体重要版面、栏目

继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中新社等央媒

密集报道之后

今天

《光明日报》头版再次聚焦三明!

刊发文章

万寿岩遗址保护:守住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

  万寿岩遗址保护:守住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

在福建省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西北约1公里处,一座石灰岩孤峰兀然挺立。这里就是国内罕见的史前遗存——万寿岩遗址。

它是一个窗口,让今人在这里洞察到我国东南沿海旧石器时代人类活动的轨迹;它是一座桥梁,架起了海峡两岸古人类迁徙的线路,并实证了清晰的两岸同源关系;它更是一面镜子,折射出一段时期以来,人们对文物保护与经济发展建设辩证关系的深度思考。

然而,20年前,一声声“轰隆隆”的采矿爆破声,差点将这个弥足珍贵的遗址永远掩埋。当时对其进行的一场抢救性挖掘,曾是那样地惊心动魄。关键时刻,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作出重要批示,终于力挽狂澜,保住了这一弥足珍贵的遗址。从此,被誉为“南方周口店”的万寿岩,守住了一份中华文明的远古记忆,并开启了它百年文物工程的崭新篇章。万寿岩,成为考证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幸运儿”。

炸药包下保住的“幸运儿”

阳光下,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草木葱茏、生机盎然。

“一晃就是20年过去了,每次看到万寿岩伟岸的身躯还屹立在天地之间,总是不禁感慨万千。”站在万寿岩船帆洞洞口,考古专家陈子文依然那么激动。“回想当年的情形,我最大的感受就是两个字——幸运!”他说,作为从炸药包下抢救下来的遗址,万寿岩是无比幸运的;而自己能在当年参与万寿岩的考古发掘,并亲身见证这段难忘的历史,无疑也是幸运的。

万寿岩是一座孤零零的山体,由石灰岩构成。它因有天然石灰岩矿洞而被古人类所选中,同时又被今人选为矿山而差点毁于一旦。因它的“万寿”之名,早于它的考古发现,这里的人便说,它被保护下来,既是一种幸运,也是见证奇迹。

20世纪70年代,福建三明钢铁厂购得这一地块的采矿权,并在万寿岩山体上开采矿石。后来,三明市考古小组在全国文物普查时探访万寿岩,在这里发现了不少以牙齿化石为主的哺乳动物化石。1999年9月,经国家文物局批准,由福建省博物馆等单位联合组成的考古队,开始对万寿岩遗址3个洞穴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那时三钢出于生产的需要,只给了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当时担任万寿岩考古队队长的陈子文回忆,“就是说,在这短短的一个月里,我们必须解开万寿岩之谜,证明它的文物价值。否则,炸山开矿的爆破声就会重新响起,整个万寿岩将不复存在。”

面对着“限期破案”的压力,考古队夜以继日地工作着。他们进入船帆洞,在洞口采光最好的地方开展挖掘。10多天过去了,却一直没找到特别有价值的发现,大家的心也越来越沉重。后来,在挖到地下1.7米的地方时,终于发现了一处石铺地面,铺地的鹅卵石有着人工打制的痕迹。“这下终于抱了个‘金娃娃’!”陈子文这样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考古学家也闻讯来到万寿岩察看现场、分析文物。专家们对遗址和出土文物进行充分论证后,普遍认为,万寿岩应属于旧石器遗址。文物考古界泰斗、曾参与北京周口店遗址发掘工作的贾兰坡先生在万寿岩遗址的鉴定书上写道:“这个遗址很重要,必须保护!”

“说实话,虽然万寿岩证明了它珍贵的文物价值,但当时我们对遗址能否保下来,还是心里没底。”陈子文说,那些年,许多文物在经济发展大潮中被湮没。万寿岩能否幸免,让人也揪着一颗心。

文物保护与经济利益的矛盾,一下子摆在了人们面前。

关键时刻,2000年1月1日,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对万寿岩遗址保护作出重要批示:三明市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是我省史前考古的首次重要发现,也是国内罕见的重要史前遗存,必须认真妥善地加以保护。

一声令下,矿山开采工作立即全面停止,危在旦夕的万寿岩遗址终于保住了。

“一锤定音!这份批示让所有关心万寿岩保护的人们吃了定心丸。”陈子文这样说。更让他们备受鼓舞的是,习近平在批示中强调:保护历史文物是国家法律赋予每个人的责任,也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批示强调了文物保护与经济发展建设的辩证关系,提出保护历史文物是实施可持续发展战略的重要内容,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这些观点,一直到今天,都具有极其深刻的指导意义。”时任福建省文物局局长的郑国珍这样说。

绵延不绝的文明之光

按照习近平对三明万寿岩遗址保护批示要求,各有关方面迅速行动了起来。福建省文化厅努力做好进一步的考古发掘工作,并提出了全局保护规划和意见。省财政拨款50万元,用于遗址群的考古发掘和保护工作。三明市立即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加强对洞穴遗址群的保护。三明钢铁厂迅速在异地选定新采矿点,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

至此,古老的万寿岩遗址迎来新生。2000年,万寿岩遗址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首,2001年被列入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据了解,万寿岩遗址至今进行了三次考古发掘。“万寿岩遗址是我国南方典型的洞穴类型旧石器时代遗址。”郑国珍认为,它的发现,填补了福建省旧石器时代考古的多项空白,也为闽台史前文化同源提供了新的证据,成为人类旧石器时代考古版图的重要组成部分。

万寿岩遗址由船帆洞遗址、灵峰洞遗址、龙井洞遗址等组成,共出土中更新世晚期(距今18-20万年前)、晚更新世早期(距今10万年前)、晚更新世晚期(距今4万年前)和晚更新世末期(距今3万年前)4个文化层。各文化层均含有大量远古人类制作的石质工具及伴生哺乳动物化石。“万寿岩把从数万年前到20万年前的历史堆积在一座山上,这在全世界都很少见。”郑国珍评价说。

此前,福建发现的最早文物,是三明清流县狐狸洞出土的晚期智人牙齿化石和哺乳动物化石,距今8000至一万年前。万寿岩遗址的发现,把福建有人类活动的历史提前到了20万年前。万寿岩灵峰洞遗址也是目前华东地区发现最早的洞穴类型旧石器时代早期遗址。

万寿岩遗址考古发掘最重大的成果之一,是在船帆洞下文化层距今约4万年的地层中,揭露出一块面积约120平方米的人工石铺地面和排水沟槽等重要遗迹,呈现了古人类为改善自身居住活动条件而对地面进行的大面积处理现象,国内外罕有。有关考古学家认为它堪称“人类最早的室内装修工程”。这一重大发现,为研究早期古人类适应并改造生活环境的能力,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

“万寿岩古人类遗址的发现,还为闽台史前文化渊源提供了有力证据。”福建三明市文物保护中心主任、万寿岩遗址博物馆馆长余生富表示。据介绍,1986年台湾考古工作者曾在台东县长滨乡八仙洞中发现大约距今5000多年前的锐棱砸击石片和石核。1978年和1986年,大陆考古工作者分别在贵州省的猫猫洞和穿洞中挖掘到大量同类的石片、石核,经遗址年龄测定为距今8000至9000年前。有关考古学家指出“台湾长滨文化源自大陆”,这一观点取得了两岸相关考古学家、人类学家的共识。但贵州与台湾相距甚远,学术界对于大陆文化如何东迁入岛的路线尚不明确。

余生富介绍说,在三明万寿岩船帆洞发现的一个石核和三块石片距今达2万至3万年,经鉴定,其在技术和类型上与台湾发现的锐棱砸击石片和石核相同,这在时间、空间上有力地说明了台湾史前文化源自大陆,为闽台史前文化同源提供了新的证据,有利于较明确地解释大陆史前文化迁入台湾的路线。

“如果说新石器时代考古是一个国家的事情,那么旧石器时代的考古就是全人类的事情。因此万寿岩遗址不但是属于中国的,也是属于世界的。”郑国珍表示。

万寿岩遗址珍贵的文物价值,赢得了前来考察的国际考古学者们的交口称赞,称它为“绵延不绝的文明之光”。“万寿岩遗址的考古发掘成果,意义非凡。”俄罗斯科学院考古与民族志研究所西伯利亚分所高级研究员雷宾·叶夫根尼认为,这些发现拓宽了关于古人类研究的视野。

马来西亚全球考古研究中心学者穆赫德·赛义丁表示:“能够将人类活动追溯至近20万年前,这样的遗址是中国对于整个世界的贡献。”波兰罗兹大学考古研究所教授卢齐娜·多曼斯卡对船帆洞里的人工石铺地面赞叹不已:“这样的作品,于我而言,前所未见。‘人类祖先从何处来,缘何而来,如何谋生’,对于这些困扰人类考古学界的问题,万寿岩能帮我们找到答案。”

不断“生长”的文化共识

万寿岩遗址“保”下来,更要呵护好、利用好。

习近平关于万寿岩遗址保护的批示,成为三明市做好遗址保护工作的根本遵循。“20年来,三明市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万寿岩遗址保护的批示精神,有力推进了万寿岩遗址的保护和利用工作,在依法保护、科学保护方面,取得了明显成效。”三明市文旅局局长陈丽珍表示。

“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2000年5月,三明市政府将万寿岩遗址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后短短一年内,万寿岩遗址实现了从市保到省保、国保单位的三级跳。

这些年来,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给万寿岩遗址保护管理带来了许多新情况、新问题。制定一部与遗址保护利用相适应,立足实际、体现特点、科学规范、行之有效的地方性法规,十分必要。

2017年9月29日,经福建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一次会议审议表决,全票通过了《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当年10月1日,《条例》正式实施。《条例》围绕万寿岩遗址的保护、管理等内容作出具体规定,规定了遗址记录档案、规划编制、应急管理、地质灾害防治、建设管理、环境整治、生态保护等专门管理制度;还对遗址的学术研究、展示利用、宣传教育、文化旅游等功能进行了规范。

“遗迹不能是孤零零的。把历史遗迹融入周围环境,可以改变我们认识历史的方式。”余生富这样说。为了让古老的遗址“活起来”,万寿岩遗址借鉴国内外通行做法,以重要考古遗址及其背景环境为主体,拓展其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努力打造在遗址保护和展示方面具有示范意义的特定公共空间。2017年12月,万寿岩被国家文物局列为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2019年6月,三明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式开园。

走进遗址公园,湖光山色,绿草如茵,洞穴遗址、遗址博物馆、万寿岩山顶生态恢复区、游客服务中心、文化广场等在这里交相辉映,整个园区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和生态旅游于一体。目前,万寿岩考古遗址公园全年免费开放300天以上,每年参观游览的中小学生和社会团体两万余人次。

独树一帜的考古发现、丰富多彩的文化价值,也让万寿岩遗址成为国际考古学术交流重地。2019年12月5日至8日,由中国考古学会等主办的万寿岩遗址国际学术交流会在这里召开,吸引了来自美国、俄罗斯、韩国、日本等国内外近百位专家学者前来交流考察。

“为了争取在万寿岩遗址发掘有新的更大发现,我们一直在不断求索。”郑国珍说,万寿岩是一个丰富的文物宝藏,还有许多领域有待我们去探索和挖掘:比如,尚未挖掘的龙井洞还深藏怎样的秘密;比如,作为旧石器时期考古遗址公园,如何进一步扩大它的功能,通过科学培育远古遗存下来的孢粉种子,在这里重现旧石器时代以来的生态植被。

从远古走来的万寿岩,今天依然生机勃勃。

“万寿岩遗址表明,三明在远古时期就有着适合人类生活居住的环境和生态。”三明市委书记林兴禄表示,三明将牢记嘱托,把这片绿色土地呵护好、建设好。“保护好历史文物,保护好生态环境,如今已经成为三明广大干部群众的文化共识。”他这样说。

这份共识,体现在每一个人的行动中:万寿岩岩前村村民成立志愿服务队,积极参与遗址保护;每周都有数百名来自全市的中小学生来到这里,开展综合实践活动,感受远古文明之光……

这份共识,体现在经济社会的发展进步中:当年,在万寿岩炸山开矿的三钢,如今走上绿色环保的发展之路,向钢铁制造服务型企业转型,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近600亿元,主要技术经济指标保持同类型企业先进水平。“我们企业目前正在大力发展工业旅游,希望能与万寿岩开展合作,共同打造一个大型的4A景区。”三钢董事长黎立璋表示。

这份不断“生长”的文化共识,不但守护着远古的记忆,也开创着新的未来。

人民日报央视重磅报道三明万寿岩遗址

即时 | 2020-05-18 07:30

万寿岩遗址全景 福建日报记者 游庆辉 摄

东南网5月18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人民日报17日在头版头条以《万寿岩“新生”》为题、央视新闻联播17日晚在头条以《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福建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纪实》为题,并分别配发评论,突出而详细报道了被业界誉为“南方周口店”的福建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情况。20年前,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对万寿岩遗址两次批示,采取措施将文物抢救出来、整体保护,成为正确处理经济发展和文物保护关系的生动样本和经典案例。

人民日报的长篇通讯《万寿岩“新生”》分别以“发现”“转机”“保护”为小标题,详细报道了把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从开采炸药下抢救下来的过程。

报道说,2000年1月,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作出批示,明确提出整体保护万寿岩的4点意见,并强调:“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后代子孙,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批示一锤定音。“三钢”随即停采,在省政府协调下另选矿址。此后,万寿岩遗址获评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并迅速跻身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曾任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的张森水评价,万寿岩遗址能得到有效保护,“是如何处理好文物保护和生产之间矛盾的好例证”。

人民日报在配发的“人民论坛”《让历史文物“活起来”》中说,文物承载文明与文化,维系着民族精神与时代价值,理应依法受到保护。被业界誉为“南方周口店”的福建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曾获评200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把古人类在福建生活的历史提前至约18.5万年前。珍贵历史文物“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后代子孙”。对于事关全局利益与长远发展的文物保护,切不能只算经济账、眼前账、局部账,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正如习近平同志当年批示所要求的,“必须认真妥善地加以保护”。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保护文物是历史赋予我们的文化使命,锻造文化自信是时代赋予我们的神圣职责。全社会共同努力,在保护和利用文物中激发穿越时空、直击人心的文化力量,一定能留住文化之根、守住历史之脉,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凝魂聚力。

央视新闻联播在《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福建万寿岩旧石器时代遗址保护纪实》中说,位于福建三明的万寿岩遗址是我国旧石器时代遗址的重大考古发现,20年来,三明市牢记习近平总书记嘱托,遗址的保护工作不断推进。当地委托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编制总体保护规划,并在2017年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出台《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同时,三明市依照规划,已陆续完成遗址展示、遗址博物馆建设、交通设施完善、环境整治等工作,园区周边的植被覆盖率超过75%。此外,还特地将矿产开采的遗址一并保留了下来。2017年,万寿岩遗址成功入选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并在2019年正式开园。如今,走进园区,湖光山色,绿草如茵,碧水、青山、溶洞、田园、古文化在这里交融相汇。一个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和生态旅游于一体,以考古特色为主题的遗址公园已经成为展示当地历史、进行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如今,每年前来万寿岩遗址研究学习的参观者都能达到近8万人次,同时还有俄罗斯、韩国、美国、日本等多国的专家前来进行学术交流和考察。

央视配发的评论《从历史的积淀中汲取前行的力量》中说,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是更基本、更深沉、更持久的力量。保护文化遗产,就是保护文明的历史脉络。“万物有所生,而独知守其根”。中华文明绵延至今,正是因为有这种根的意识。鉴往知来,我们向历史负责,也是向未来负责。留住文化根脉、守住民族之魂,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从历史的积淀中汲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强大精神力量。

《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关注:万寿岩“新生”

即时 | 2020-05-17 16:31

福建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 让古遗址焕发新生命

即时 | 2020-05-15 19:02

央广网三明5月15日消息: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福建三明万寿岩是我国南方典型的旧石器时代洞穴类型的遗址。20多年前,它的发现,把古人类在福建活动的历史提前了18.5万年,被考古界誉为“南方周口店”。这一珍贵的史前遗址,一度因经济建设之需,面临着被摧毁的命运。

20年来,当地政府积极践行“在保护的前提下利用,在利用过程中促进保护”这一理念,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全力打造成福建省省乃至全国学术交流基地、文化旅游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科普教育基地,古遗址焕发新生命。

从三明市区往西走30公里,田野如画的岩前盆地北部,耸立着一座像仙桃形状的山峰,这就是万寿岩。万寿岩遗址博物馆负责人朱凯说,在万寿岩山体四周陡峭的岩壁上与岩脚处,可以看到多处溶洞,旧石器时代遗址就埋藏在其中。

朱凯:下面山洞叫船帆洞,它的年代就是20万年、10万年、5万到3万年,跨旧石器时代早晚末三个阶段,这个就是叫石铺地面,它这个年代是距今4万年,这就是古人类在山洞里边生活居住的时候,为了改变他自己的居住环境,铺就的,可以说最早的室内装修工程也是人类史上最早的建筑实物例证,建筑的雏形,就是这块石铺地面,别看它是一片石头,它的级别跟故宫、长城、秦始皇兵马俑是一个级别的,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在世界上也比较罕见。

朱凯感叹,如果不是20多年前那次考古发现,今天的万寿岩早已被夷为平地。万寿岩是福建省著名的熔剂石灰岩矿,三明钢铁厂上世纪70年代末就取得了万寿岩的石灰岩矿开采权。1989年,眼看着家门前的山要被夷为平地,岩前村村民向上级申请保护。

岩前村民王远林:本来这个岩是地壳变化形成的,那你这个打掉就没有了,群众很想保啊,想保不懂什么方法,就想办法呼吁上面,写呼吁书,跑到市里有关单位都去跑。

岩前的采矿项目一旦停工,将给三明钢铁厂造成直接经济损失6000万元,每年预计损失产值近亿元。对于当年地区生产总值只有200亿元的三明市而言,不论对地方经济,还是对企业都是严重的打击。

经济发展与遗址保护,二者之间如何抉择?为了妥善处理好这一难题,三明市先后召开20多次协调会,最终组成联合考古队,限期一个月对万寿岩遗址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确定洞穴的价值。就在1999年的10月中旬,考古队陆续发现了2000多件石器和哺乳动物化石,以及120平方米的古人类石铺地面遗址。

三明市文物保护中心主任余生富:我们认定它就是一个旧石器时代的遗址,但是我们说了不算,所以说我们请了中科院权威的专家来现场指导,包括我们送出土的标本石器到北京的贾兰坡(院士)家里,请他帮我们鉴定,最后中科院给我们出具了一个非常有权威的鉴定意见,认为万寿岩遗址是一个重要的发现,特别是贾兰坡在鉴定书上还签了字,认为这个遗址很重要,必须保护。这个发现来说引起了我们考古界的一个震动。

2000年5月,三明市将万寿岩遗址列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此后短短一年内,遗址实现了从市保到省保、国保单位的三级跳。2003年至2010年先后完成了第一至三期保护工程,2013年初,三明市提出建设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2013年12月万寿岩遗址列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名单。

三明市文物保护中心主任余生富:我们保护文物的目的是什么,是要把保护文物的成果惠及民众,保护下来能怎么样让老百姓认识到你(遗址)保护对我们老百姓有什么用,或者有利,我们就结合遗址公园的想法,把公园的形式和文物保护的成果结合起, 这是我们文物保护的一种探索。

2017年,三明市人大常委会以地方立法的形式出台《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条例》。

万寿岩遗址博物馆负责人朱凯:好操作,因为有法可依,还减轻我们的压力,简单的我们都可以进行现场处置。再比如说我们各司其责,出了什么问题,那一块问题,我可以直接与各方面去协调,包括它对我们馆也制了一个明确规定,少走弯路。(保护与开发利用)像坐直升机一样,可以说是直线上升,可以说快速发展。

北有周口店,南有万寿岩。去年6月2日,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开园。如今,走进这里,湖光山色,绿草如茵,碧水、青山、溶洞、田园、古文化在这里交融相汇,一个集遗址展示、科普教育、学术研究和生态旅游于一体,以考古特色为主题的遗址公园,已经成为展示当地文化交流的重要窗口。仅去年,万寿岩遗址累计接待游客、研学团体近8万人次。

三明学院附属小学老师余晓薇:每年学校的班级实践活动,其中一个活动肯定是万寿岩,在家门口就能优先了解古人类文化,这对于我们学生文化启蒙教育起到非常大的作用。三明市列东中学初三学生郭亦俣:万寿岩我已经参观第三次了,每次来都不一样,特别是万寿岩遗址公园建成后,我觉得这里让我学到很多东西,让我对考古也产生了兴趣。(记者洪波、张子亚、林露、陈静、颜婷婷)

三明市召开万寿岩遗址研究保护利用工作专题会

即时 | 2020-05-14 15:55

习近平讲述的故事丨从炸药包下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

即时 | 2020-05-02 11:21

习近平讲述的故事丨从炸药包下抢救回来的史前家园-新华网

在福建省三明市,有一座寿桃形的石灰岩孤峰。这里不仅出土了三千余件史前文物,还揭开了我国最早“室内装修”的神秘面纱。它就是有着“南方周口店”之称的万寿岩遗址。

可这样一处重要的遗址,却是从炸药包下抢救回来的。在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惊险的故事?对于这方“闽人之源”,习近平同志又作出过怎样的评价和指示?本期《习近平讲述的故事》为您娓娓道来。

万寿岩遗址有“南方周口店”之称。这处旧石器时代遗址,把古人类在福建生活的历史提早了18万年,被称为“闽人之源”。

万寿岩遗址由多处洞穴组成,其中船帆洞位于万寿岩西坡脚下。如果站在远处眺望,船帆洞就像航行在大海中的帆船。

在船帆洞里面,有面积约120平方米的石铺地面。当时,岩顶滴水造成地面坑洼不平,远古人类就从河滩捡来鹅卵石和灰岩角砾把地面填平。船帆洞的石铺地面,可以被称为中国最早的“室内装修”。

万寿岩属喀斯特地貌,山上的石灰岩可以作为助溶剂和沉淀剂冶炼钢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三明钢铁厂认准万寿岩是优质矿产,花巨资买断万寿岩的开采权,一开采就是20年。当地村民看到开采的炮火越炸越凶,担心历史悠久的万寿岩随时可能消失,内心十分焦急,于是就写了呼吁书,要求把万寿岩保护起来。

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同志了解情况后,在批示中强调,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后代子孙,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截至目前,万寿岩遗址已出土史前文物三千余件。经考证,万寿岩遗址出土的部分石器,与台湾出土的部分旧石器时期的石器有相类似的打制方法。这为研究海峡两岸远古文化的同根同源关系提供了极为珍贵的可对比材料。

2006年,三明市兴建了万寿岩遗址博物馆,每年吸引七八万人次参观访问。从炸药包下抢救回来的万寿岩遗址,成为人们更好地了解人类过去的地方。

总指导:何平

总策划:刘思扬

监制:刘刚

出品人:孙志平

制片人:樊华

统筹:幸培瑜、韩珅

编导:王志斌、彭卓、甄晓博、曹彦语

记者:邰晓安、郭圻

包装:夏勇

海报:张隆婕(实习)

新华社音视频部制作

新华通讯社出品

1  2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