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通屏山|福建|时评|大学城|台海|娱乐|体育|国内|国际|专题|网事|福州|厦门|莆田|泉州|漳州|龙岩|宁德|南平|三明
您所在的位置:东南网 > 福建频道 > 社会 > 正文

今天,《人民日报》“三连赞”福建!

2022-01-24 16:26:39 作者: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周冬   我来说两句

今天

《人民日报》连发三篇报道

点赞

福建省登山协会山地救援队、

福建乡镇纪检监察干部

面对面访民情点对点解难题、

福清自建房建设走向规范化

一起来感受有温度、有力度、

有速度的福建吧!

01

跋山涉水 救护生命

以最暖的“温度”标注“生命至上”

image.png

全文如下

福建省登山协会山地救援队——

跋山涉水救护生命

记者 王崟欣

《人民日报》(2022年01月24日第04版)

晚饭吃到一半,格子的手机响了。

划开手机,名为“救援队”的微信群里,一条消息格外醒目:“各队队员,接110指挥中心信息,两名登山游客因受伤被困十八重溪,请半小时内能到中心集合的队员报备接龙!”

撂下碗筷,迅速回复报名,套上救援服,格子背起随时准备着的救援包就出发了。整个过程,她只用了不到5分钟。

格子本名林云金,是福建师范大学校医院的一名护士。她还有一重身份——福建省登山协会山地救援队队员,“格子”就是她在救援队中的代号。

福建“八山一水一分田”,山多,登山事故也多。这样的背景下,2001年,福建省登山协会山地救援队成立了。这支救援队目前拥有志愿者120名,多次参与福建省福州市及其周边山地事故的救援。

20时40分,格子从家出发。同一时间,收到“出勤”指令的另外20多名队员,也赶往同一个地点。21时06分,第一组队伍集结完毕出发。随后,第二组、第三组、第四组队员接续出发。与此同时,后勤保障队员带着担架、后勤物品从基地赶往现场。

格子和队员们一边商量着救援策略,一边紧盯手机里被困者的卫星定位。很快,各组队员陆续抵达临时设立的前方指挥部。戴上头盔,稍作整顿,他们便向着疑似被困点出发了。

刚下完雨,山间弥漫着雾气,漆黑的山被队员们的头灯照亮。对于被困者来说,救援人员头灯投射下的一束束灯光,接近疑似被困点时发出的一声声呼喊,都是他们获得救援的希望。

山路难走,尤其是泥泞时。

格子印象最深的一场救援,也是在一个刚下完雨的晚上。

那天,救援队接到消息——一支野外活动队白天进山,出山后才发现一名队员不见了。救援队迅速出动救援。被困者所处区域没有信号,队员们不知晓被困者具体地点,只能根据野外活动队的出发时间和地点,结合技术手段和过往经验推测大致位置。救援队分几批朝不同方向寻找,搜救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5时。当时,被困人员看到了救援队队员头灯射出的光,大声呼救起来。接上头的那一瞬,双方都激动不已。

这一次的搜救同样不易。队员们冒着夜晚的寒冷进行长时间的寻找后,终于发现了被困者:两人体力透支严重,且脚部均受伤,无法动弹。处理伤口、补给食物、安抚心理……队员们一边帮助他们进行简单的处理,一边等待二组队员支援担架。最终,两名被困者在队员们的护送下,回到了亲友身边。

任务完成,队员们筋疲力尽,内心却是轻松与满足。凌晨4时多,救援队终于返程。此时,有的队员沉沉睡去,还有的队员沉浸在刚刚结束的救援中,复盘讨论着……对于他们,每一次救援都是一场战役,这次,他们又打赢了。“我们都是彼此心里的英雄。”格子说。

队员们来自各行各业,平时各自忙碌,但只要为了出发救人,都会立刻把自己的事放下。有一次,一名队员驾驶出租车载客时收到救援消息,还没想好怎么和客人解释,客人就催着这名队员赶紧去救人,自己主动下了车。

一次次成功救援的背后,是刻苦训练和严格的运作机制。户外拉练、体能考核,野外救援知识培训,救援技术学习,各司其职的分工,配备充足的救援装备,实行队员末位淘汰制……一系列措施,不仅保障了队员们在每一次救援中自身的安全,也提升了这支山地救援队伍的救援能力。截至目前,福建省登山协会山地救援队实施过有记录的救援行动1100多场,救助被困者超千人。

02

面对面访民情 点对点解难题

以最强的“力度”实现“民之所望”

image.png

全文如下

福建乡镇纪检监察干部下沉一线,切实打通监督“最后一公里”——面对面访民情点对点解难题

记者 颜珂

《人民日报》(2022年01月24日第12版)

核心阅读

2021年7月,福建省纪委监委下发通知,要求乡镇(街道)纪委重心下沉、精力下沉、工作下沉,把问题解决在一线,把矛盾化解在一线。此后,全省3000多名乡镇纪检监察干部走村入户,解民忧、纾民怨、暖民心,解决了困扰群众的不少难题。

两块小白板,挂在王美榕的办公室,上面写满了工作计划:一线处置信访问题,完善责任落实链条,落实重大决策部署,解决群众烦心事揪心事……

这是福建省大田县桃源镇纪委的下沉监督工作清单。镇纪委书记王美榕用“挂图作战”的办法,提醒自己最近的工作重点。“任务百千条,走出去是第一条。”在路上,成了她去年到任以来的工作新常态。

不仅是王美榕。2021年以来,福建省3000多名乡镇纪检监察干部走出办公室,把主要时间、精力、工作安排下沉一线,切实打通监督“最后一公里”。“乡镇纪检监察干部处于基层一线,要把工作重点放在下沉监督上,经常走村入户,了解实情,解民忧、纾民怨、暖民心。”福建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李仰哲说。

沉到基层去,有啥新变化?

深入田间地头

重心下沉、精力下沉、工作下沉,把问题解决在一线,把矛盾化解在一线

桃源镇杨坑村,村部旁的小卖部是村民们闲聊的热闹处。王美榕走过去,不少村民一眼就认出了她,“小王书记,过来喝茶。”

坐下闲聊,有人问:“听说村支书要改选,如果有人家里违规占用耕地,还能不能参选?”王美榕追问,对方却欲言又止。

事情发生在去年8月村党支部换届选举前。只言片语,没头没尾,王美榕却暗自记下。多方走访,这条线索果然不虚。镇纪委立案查处,一位村支书候选人因此被取消参选资格。“要是坐在办公室里,这样的线索哪会送上门?”王美榕说。

去年7月,福建省纪委监委下发通知,要求乡镇(街道)纪委重心下沉、精力下沉、工作下沉,把问题解决在一线,把矛盾化解在一线,打通监督“最后一公里”。

在诏安县梅岭镇田厝村,记者跟着镇纪委书记林一斌出海,查看海域综合治理情况。田厝村是海上养殖大村,主养牡蛎和龙须菜。这些年,养殖密度越来越大,海水水质却越来越差。前不久,诏安县委县政府统一部署,打响治理攻坚战。林一斌几乎天天守在治理一线,既传导压力,也紧盯风气。

“动利益的事就得‘一碗水端平’。要是有干部优亲厚友‘暗箱操作’,一处违规养殖也拆不下来。”林一斌告诉记者,田厝村海域清理任务4200多亩,在全镇最重,2个月时间就完成清理。船外,曾经养殖浮球密布,如今水天一色。

人在一线,监督未必就能沉到一线。一线干部作风如何?惠民富民政策有没有到位?田间地头访来的民情,才不掺杂一点“水分”。

永安市小陶镇五一村村民陈明(化名)曾是村里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后来被安排进工厂做工,摘掉了贫困帽。只是,由于妻子和女儿智力有缺陷,一家人的生活重担都压在老陈肩上。镇纪委书记潘晓群入户几次,记在心上。在她的督促下,村干部先领着母女二人去医院进行鉴定,随后又帮忙办理了低保和残疾补助。

“惠民政策会不会还有遗漏?”潘晓群举一反三,督促相关部门摸底,又推动整改了几起类似的情况。半年多下来,这位年轻的纪委书记感慨:“怎么做到对社情民意心中有数?其实都是脚底板下走出来的。”

力量整合使用

上下联动,握指成拳,基层监督新格局正在呈现新活力

走访自然有重点。上级纪委定期给出下沉监督清单,动态更新,有的放矢。“比如,村级换届时,得紧盯换届风气。临近岁末的时候,困难户走访则是重点之一。”翻开潘晓群最近的走访日志,有记录,也有分析。

但一线监督点多面广,基层纪委干部如何顾得过来?

闽侯县上街镇,是福州大学城所在地。全镇14个村,4个社区居委会,辖区人口就有49万。征地拆迁量大,矛盾也多,信访量一度居高不下。“单靠我们几个,‘三头六臂’也不好使。”上街镇纪委书记林伟平感叹。

源头化解矛盾,还得靠一线。闽侯县试点设立村级廉情监督站——既有镇纪委干部坐镇,也整合村干部力量,打通一线监督资源“联合作战”。

挂牌头一天,村民赵建国(化名)就走进了廉情监督站,心里却在犯嘀咕:“新机构,能管用?”

接待他的是村纪检委员赵善农,他介绍:“以前反映问题,大家得往镇上跑,如今在村里反映情况,就能直达镇纪委。”

观望一阵后,赵建国说出了心里话:这些年,某村民小组的财务状况一直不规范,私人账户管公家钱,让人心里不踏实。摸准情况后,林伟平马上督促整改,前后不到20天,给出了满意答复。

监督“最后一公里”,也会遇到“硬骨头”。在永安市,全市15个乡镇(街道)和12个派驻纪检监察组被划分为5个片区,遇到重点疑难信访,片区统一调度,力量整合使用。2021年,永安纪检监察信访实现重复访、越级访、上级交办件“三下降”。

下有“尖兵”,上有“援兵”。上下联动,握指成拳,基层监督新格局正在呈现新活力。

坐得下聊得开

“密切了干群关系,解决了不少难题,也历练了基层纪检监察干部”

1月10日,福建省纪委监委以视频连线的形式,专题部署乡镇纪委书记履职工作暨开展交流活动,邀请部分市、县、乡纪委书记作交流发言,介绍经验做法,进一步推动监督下沉落地。福建省纪委监委相关负责人表示:“监督下沉,密切了干群关系,解决了不少难题,也历练了基层纪检监察干部。”

从县纪委机关转任乡镇纪委书记,王美榕是基层“新兵”。走村入户,起初心里也没底,“人生地不熟,敲开了门坐下,只能‘硬着头皮’聊天。”

进得去、坐得下、聊得开,练的是群众工作能力。走的次数多了,王美榕跟群众熟络起来,话题也多了起来。半年多下来,主动找过来的乡亲们越来越多,电话、微信,王美榕忙个不停。

群众最看重实效。家里的水压为何上不来,老人如何联系接种疫苗……家长里短中发现的问题,看似不大,却容不得怠慢。“纪委干部不越位,也不缺位,督促干部履职担当,解决小问题,才能换来群众的真信任。”王美榕说。

监督下沉,护航的是干事创业正能量。云霄县下河乡下河村,是省级乡村振兴试点村,项目多,资金多。村第一书记蔡劲松道出如今的新变化:“乡纪委的同志常过来,把监督做在前面,群众心里有数,干部心里有底。去年一整年,全村就1个信访件,还是因为有村民没弄明白政策,稍微一解释,心里就敞亮了。”

推动监督下沉具体化、常态化,福建各地还在不断完善。前不久,三明市委下发通知,要求健全机制、聚焦重点、注重实效,同时明确考核激励,既给压力,也给动力。

走村入户半年多,王美榕也在变。下乡的路,她比刚来的时候更熟悉了,也走得更快了。乡亲们常调侃,“小王书记,你可比刚来时黑了。”王美榕愿意听这样掏心窝子的话,“这是群众对我的肯定和赞许。”

03

老陈建房记

以最快的“速度”构建“安居乐业”

image.png

全文如下

老陈建房记

记者 王崟欣

《人民日报》(2022年01月24日第13版)

家住福建省福清市高山镇玉楼村的老陈一家,早早张罗起了年货。前不久,陈家的新房已通过验收。捧着刚刚到手的产权证,老陈激动又感慨:“房子顺利竣工不容易,搬进新房的第一个新年,全家都高兴!”

老陈名叫陈枝兴,今年65岁。“在外奋斗一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盖栋新房子!”一年前,老陈和家人商量后,向村里提出了建房申请。

旧房新建,村里的土地协管员薛来贞上门,和老陈仔细沟通起了建房流程。“近几年农村建房出了新规定,面积不能超过120平方米,总高度不能超过14米。此外手续要全,审批要过,建设过程中也不能出半点岔子。”薛来贞对老陈说。

以前在福清,只要村子里的邻居没意见,农村的房子几乎是想怎么建就怎么建。超大面积,五六层的房屋,在当地很常见。也因此,福清过去农村自建房“两违”(违法违规占用、破坏自然资源和违法违规建设行为)问题不少。

2016年起,福清市开展对农村自建房“两违”问题集中整治,由市、镇主要领导挂帅,并建立五级网格员巡查机制,对建房的前、中、后期实施全程监管。

将老陈一家的户口本、建房申请等材料一一收上来,薛来贞仔细核查老陈的建房是否符合“一户一宅”、村庄用地规划等建设要求。资格审查通过后,村里需要召开村两委会议审议,四周邻居无异议后签字按手印,并将审议结果在村委楼公示15个工作日。之后,所有材料还要提交高山镇政府审批。

经过一个多月的等待,老陈终于盼来了他的施工公示牌。去镇上领施工公示牌的那天,老陈特意骑了辆小三轮,像得了宝贝似的把牌子“抱”了回来。半米见方的施工公示牌上,房屋建设人、建筑红线图、乡村建设规划许可证、建筑平面图、工匠带头人等信息一一在列。

把牌子往门前一立,老陈喜笑颜开。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里,老陈的房子开始动工了。

老陈早年也干过工匠,可还是毫不犹豫地请了个专业工匠。“建房是大事,不能马虎。”建新房,老陈做足了功课:“现在的乡村工匠都得经过培训,持证上岗。找他们建房,安全和质量都有保障!”

工匠郑择顺在村里口碑不错。经人介绍,老陈与郑师傅就建房细节和设计图纸前后沟通了4次。图纸一出,双方签订施工合同、安全质量承诺书。“往后,在房子建造的安全和规范方面,我就是第一责任人。”郑师傅说。

郑师傅也是老工匠出身。从事房屋建设30多年,郑师傅没想到,几个月前,自己又重新走进课堂,参加了市里组织的乡村工匠培训。一期期培训班的课程学完,郑师傅还领到了工匠培训证。问他学到了啥,郑师傅一总结,就4个字:安全、规范!

隔三差五,老陈就会在工地上碰见镇、村干部。一打听才知道,市里对新建房的监管出了新规定,明确了镇村干部必须在建房过程中“四到场”——宅基地申请审查到场,批准后丈量放样到场,施工关键节点巡查到场,竣工验收到场。

玉楼村党支部书记林文辉来得最是勤快。对自己村建房中的问题,林文辉要发现在第一线,解决在第一线。不能解决的,要及时上报镇“两违”办处理。“超出规定限制一厘米都不行。”在现场,林文辉一看安全是否达标,二看建房每一步是否符合规定。

“建房要审批,施工要挂牌,无牌必停工。”写在村里墙上的这句标语,村里人人都会背。

老陈知道,这句话可不是说说而已。村里有户人家,就因为建房不规范,公示牌被收走,整改后才能重新开工,一拖就是一个月。

“这谁耗得起!”有了前车之鉴,老陈建房的每一步都走得扎实。

三声鞭炮后,老陈房屋主体结构终于大功告成。镇里请来专业团队,对照着原先的施工红线图、平面设计图,开展竣工验收。

拿着尺子和测绘仪,测绘机构人员一一丈量房屋面积,“长10.5米,宽11.33米,总高不超14米……”全部指标合格后,拿着验收报告的老陈一家,终于换到了新房产权证。因为质量、安全各方面达标,老陈的新建房被评定为A档,并被纳入福清市房屋结构安全监管范围。

去年6月,福清市印发《福清市房屋结构安全网格化管理实施方案》,对全市房屋安全进行网格化管理。由市领导担任总网格管理员,建立房屋结构安全四级网格,目的就是对全市农村存量房的安全隐患进行排查,防止安全问题发生。

“经过标准化改造,老陈家原先的危房,变成了安全牢固的新房。老陈建房的故事,就是福清自建房建设走向规范的一个生动缩影。”福清市住建局房管所干部林群说。

相关阅读:

打印 | 收藏 | 发给好友 【字号
今日热词
更多>>福建今日重点
更多>>国际国内热点
  • 新闻图片
更多>>娱 乐
  • 点击排行
  • 三天
  • 一周
  • 一月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 (署)网出证(闽)字第018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