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遗产

在第一个百年即将梦圆的年份,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将在福州召开,这是继2004年苏州之后,我国第二次承办世遗大会。《福建日报》推出“世界遗产”周刊,以“走近遗产、讲述历史、传承文化、服务受众”为定位,注重多角度、多层面讲述遗产遗迹的前世今生,探讨遗产遗迹的守望之道。

 资  讯 

壳丘头遗址群 向海迁徙的第一块踏板

即时 | 2020-02-17 09:52

【世界遗产·文化】

福建日报社 福建省文物局 合办

2020年第5期

平潭壳丘头考古遗址公园 念望舒 摄

文物名片 

壳丘头遗址群 

壳丘头遗址群主要位于平潭综合实验区苏平片区山显美村至剑湖村之间,最早发现于1958年,是福建沿海地区迄今发现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距今6500年至5500年,代表着闽台地区新石器时代的早期文化。目前,壳丘头遗址群包括壳丘头遗址、东花丘遗址、龟山遗址,总占地面积超过16万平方米,2019年被公布为第八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距今6000年前后,人类开始有组织、有规模地向沿海岛屿迁徙,这是人类开发海的开始,而壳丘头文化遗址的时间点和南岛语族向海洋迁徙的时间点刚好吻合,壳丘头先民在地理和时间节点上最具备向海洋迁徙的条件。

前世传奇 

探寻福建海洋文明基因 

讲述人 范雪春(福建博物院研究员、平潭国际南岛语族研究院院长)

平潭壳丘头遗址,考古定性为福建海洋文化肇始的地方,是闽台史前文化之源,是目前福建沿海地区发现最早的一处新石器时代贝丘遗址,也是台湾海峡西岸已发现的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之一。平潭也因此被考古学界认为是研究南岛语族起源地的关键区域。

距今6500多年前,壳丘头处于山麓与海湾间的台地之上,北依低矮的马后埔山,南面为古海湾滩涂,海拔仅5米,地势平坦、雨量充沛、光照充足,东临海湾不足百米,北为连绵低矮丘陵,是依山面海的好地方。

这里为壳丘头先民的生产生活提供了充足的天然资源,成为海岸边一处理想聚居的地方。先民在此创造出独具特色的史前海洋文化,考古发掘佐证了壳丘头的原始居民过着定居的采集渔猎生活。

平潭地处闽江口,四面临海,与台湾隔海相望。考古专家在壳丘头遗址挖掘出大量的海生贝类、鱼类骨骼,说明捕捞是当时一项更重要的食物来源,故有学者将其概括为海洋性适应型经济。先民利用骨锥、骨匕和凹石,通过撬取或砸击的方式,获取贝壳中的肉质。

遗址群还发现以平面呈梯形的小型石锛为代表的磨制石器,此外还有少量的穿孔石器。生产工具中石锛普遍较小,小者长度仅有3.5厘米,很难作为单体农业工具使用,而应是作为装柄的复合工具,用来采集或攫取食物,更有可能是用于修房、造独舟破木的木工工具。

食物需要器皿盛放。壳丘头先民在获取食物后,使用支座支起硕大的陶釜烹煮。当时,陶器外表的纹饰虽然简单,但种类不少,包括压印贝齿纹、戳点纹、刻划平行条纹、指甲纹、镂孔等,总体上陶器颜色以灰、黑、灰黄、红、褐色为主,明显火候不匀,温度不高,但其装饰体现了壳丘头先民原始的审美观念。

壳丘头文化并非孤立存在的,相似的史前遗址曾见于福建发现的平潭祠堂后遗址、南厝场遗址、闽侯昙石山遗址下层、溪头遗址下文化层等。另外,南至广东、东到台湾,皆存在与壳丘头文化特征相似的文化类型或遗址,说明此类遗存于中国东南,甚至可以将眼光投向更远的越南所在的中南半岛,那里是东南土著的文化,是其后形成的百越族群的祖先型文化。

壳丘头文化正处于南岛语族离开大陆向海洋迁徙的历史时期,因其文化面貌反映了该地区史前文化向岛屿扩散的迹象和趋势,近年来已经成为国际南岛语族研究的热点区域。

距今6000年前后,人类开始有组织、有规模地向沿海岛屿迁徙,这是人类开发海的开始,而壳丘头文化遗址的时间点和南岛语族向海洋迁徙的时间点刚好吻合,壳丘头先民在地理和时间节点上最具备向海洋迁徙的条件。

20世纪以来,考古学家、语言学家、民族学家以各自的方法相互结合,认为南岛语族的起源地在亚洲大陆的东端,甚至确指是中国的东南沿海。值得一提的是,林惠祥与凌纯声两位老先生首次指出了中国东南的百越族群是马来人的起源,其重要的意义在于将中国东南与南岛语族纳入了统一的土著文化共同体。

壳丘头文化与台湾的大坌坑文化之间有较多的共性,也已证实闽台之间的史前文化早在6500年前便有交流互动。著名的考古学家张光直认为,台湾最早的大坌坑文化“如果代表台湾本岛内南岛语族的祖先,那么台湾应该至少是原南岛语族的老家的一部分”,“如果(金门)富国墩文化是大坌坑文化在台湾海峡西岸上的表现,那么考古学的研究已经初步地把南岛语族的起源推上了福建和广东的海岸”。

目前,国际学术界普遍观点是:距今大约6000年前,居住在中国大陆东南沿海的先民开始驾舟出海、逐浪而徙,第一站抵达台湾登岛而居,距今5000年左右扩散到菲律宾,之后继续向东向南迁徙,将文明的火种撒向广袤的太平洋和印度洋地区,形成了现在世界上最庞大的分布于南太平洋及印度洋岛屿的南岛语族族群。

从“原百越—南岛”一体化进程的视角来审视这一庞大的课题,壳丘头文化作为百越的祖先文化(即原百越文化),将对“南岛语族起源与扩散”的研究起到关键作用。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考古人员在龟山遗址进行发掘工作。念望舒 摄

今生故事 

六千年前逐海之地 而今再次放眼世界 

东南网2月17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王凤山 林霞 张哲昊) 

1958年全省文物普查,考古人员在平潭南垄村发现了壳丘头遗址,掀开其神秘面纱的一角。可惜的是,当时的文物保护意识淡薄,并未进行详细的考古发掘。而且,当地居民挖掘遗址上的贝壳烧制石灰,用作粉刷建筑的材料,对遗址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坏。

到上世纪80年代,福建博物院(原福建省博物馆)派出考古队,对壳丘头文化遗址进行首次大规模考古发掘。此次发掘收获颇丰,共清理出21个贝壳堆积坑和一座墓葬,出土石器、骨器、玉器、贝器、陶器等遗物200多件。经碳十四测年,壳丘头文化遗址要早于昙石山文化遗址。

2004年,福建博物院与夏威夷大学人类学系、夏威夷毕士普博物馆合作,开展了关于“东南史前航海术和南岛语族”的课题研究,对壳丘头文化遗址进行第二次发掘。诸多迹象表明,早在6000多年前,这里就是平潭先民繁衍生息之地,他们在此捕鱼、采贝、狩猎,还将“生活情趣”倾注在手工制作之上……久而久之,一个个原始聚落逐步形成,文明曙光就此点燃。

2010年7月,一场“寻根之旅”令平潭走入国际视野。彼时,6名南岛语族后人(来自法属波利尼西亚)登上仿古独木舟,从南太平洋的大溪地启程,赴闽寻根问祖,远航1.6万海里后,抵达平潭壳丘头文化遗址所在地。

此次旅程历时4个月,证明了从中国乘独木舟漂到南太平洋诸岛的可行性。不少学者认为,南岛语族先民极有可能是从福建东南沿海启程,经台湾岛向外扩散至太平洋各岛屿定居。在平潭发现的史前遗址,都能够找到与南岛语族先民相似的文化和生活印迹,这为“平潭是研究南岛语族起源地的关键区域”这一学术观点提供了更多佐证。

近年来,东花丘、龟山遗址等考古成果相继浮出水面,目前平潭共确认有27处史前遗址,时间由旧石器时代跨越至商周时期。2017年11月,国际南岛语族考古研究基地应运而生,这是国内首个国际性南岛语族考古研究机构,致力于探索海峡两岸人文血脉关系、南岛语族的寻根溯源等课题,扩大福建在南岛语族沿线国家和地区的影响力。

平潭综合实验区还启动壳丘头考古遗址公园建设项目。“整个项目规划分为公共服务与考古体验区、核心遗址展示区、南岛语族国际文化交流区、南岛语族民俗文化村落区、乡土文化展示区、公园预留区等六大功能区。”项目负责人胡永平说,位于南岛语族国际文化交流区的国际南岛语族考古研究基地,是整个项目的核心区域。

今年6月,当地将召开首届“平潭史前文化与太平洋考古论坛”,未来每年还将常态化举办,邀请两岸及海外研究学者参与,力争将壳丘头遗址群打造成为国际首个南岛语族主题考古遗址公园。

“结合现有证据,我们可以得知,平潭壳丘头遗址很可能是南岛语族先民们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该遗址的发现、发掘、研究等一系列工作,为研究南岛语族的迁徙路线提供了考古学的证据。”厦门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张闻捷说,可以想象,壳丘头先民曾在这里眺望大海,一如今日平潭国际旅游岛放眼世界。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贝制器具   念望舒 摄

陶器碎片  念望舒 摄

专家点评 

美国夏威夷大学人类学系教授、考古学家Barry Rolett:

通过在平潭壳丘头文化遗址、龟山遗址、东花丘遗址等进行调研,可以推断平潭或是波利尼西亚南岛语族海上迁徙的第一块踏板。这里发掘的数处考古遗址,以及出土的文物,都显示了平潭和太平洋岛屿之间的联系。

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副所长羊泽林:

壳丘头文化遗址是平潭壳丘头遗址群中最早被发现的一处遗址,这在全国范围内具有代表性,对研究闽台史前文化关系以及南岛语族起源等问题有着重要意义。我们可以依托国际南岛语族考古基地,打造国内外南岛语族专家交流研究成果的学术平台,充分发掘和宣传平潭历史文化内涵。

厦门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张闻捷:

壳丘头文化遗址的发掘为研究新石器时期东南沿海地区先民的生产方式、经济形态以及社会进程提供了大量的实物材料,有助于建立和完善我国东南地区的年代序列和文化谱系;对探讨新石器时期东南地区的文化交流与互动,研究海峡两岸新石器时代文化的源流,以及对西太平洋地区南岛语族的来源和传播等研究有重要的学术意义。

福州大学闽商文化研究院院长苏文菁:

平潭壳丘头遗址代表着闽台地区新石器时代的早期文化,从考古学和历史学角度来说,这进一步验证了大陆和台湾是不可分割的整体。海峡两岸同根同源、血脉相连,二者有着共同的文化起源和背景,这赋予了平潭岛壳丘头遗址更深层次的文化内涵,为两岸进一步合作与发展提供了更加坚实的文化基础。

昙石山遗址:福建海洋文化从这里开始

即时 | 2020-02-10 08:39

福建日报社 福建省文物局 合办

2020年第4期

从大溪地出发的独木舟

陶塔式壶

根据昙石山人头骨复原的头像,或可与高更作品对比。

高更作品《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

以福建沿海为中心的中国东南沿海一带是南岛语族的最早源头,也是南岛语族先民即将走向茫茫海洋之前,在亚欧大陆上的最后一片栖息地。

文物名片 

昙石山遗址 

位于福州市闽侯县甘蔗街道的昙石村,发现于1954年,是一处新石器—青铜时代遗址。从1954年开始至2009年,先后进行10次正式科学的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是迄今为止我省唯一经过多次正式考古发掘的史前遗址,发掘面积最大、积累资料最丰富、开展研究项目最多,并得到国内外公认的考古学文化研究基地。

2001年被国务院核定公布为第五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9年被评定为福建省级考古遗址公园,现存面积7.31公顷。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前世传奇 

揭开先秦闽族面纱 追踪南岛语族起源 

讲述人 董平(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馆长)

1963年,曾昭燏、尹焕章两位先生首次提出用“昙石山文化”来命名广泛分布于福建、粤东、浙南的“印纹陶文化”。“昙石山文化”从而成为我国东南沿海地区最早被认定、最具代表性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也是新中国成立后福建省第一个被确立的考古学文化。

昙石山濒临福建最大河流——闽江之畔,处在闽江北岸丘陵地带的边缘,是一座相对孤立的低缓山丘,外形似“鱼形”,海拔26米。山体呈东北—西南走向,南北长约430米,东西最宽处不过150米。

1954年1月7日,地处福建省闽侯县第七区恒心乡(今甘蔗镇)昙石村的农民,在修筑村子周围的闽江防洪堤坝时,挖出了许多样式古旧奇特的瓦罐、石器、骨器以及堆积很厚的白色贝壳。

接到报告后,福建省文物管理委员会立即派人到现场考察。当时,福建省的考古力量还十分薄弱,不足以独立开展考古发掘工作。在此情况下,省文管会随即向南京博物院的华东文物工作队请求援助。3月中旬,华东文物工作队遂指派尹焕章、宋伯胤两位同志前往闽侯县配合指导当地考古人员进行实地勘察,并进行了首次小范围的发掘。专家们一致认为,这是一处重要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遗存。一个史前文化遗址由此重见天日。

该遗址的发现,逐渐揭开了先秦闽族文化的神秘面纱,佐证了闽江流域是先秦闽族的发源地,是孕育和诞生福建古代海洋文明的摇篮。其文化特征与我国台湾地区的凤鼻头文化等内涵相似、年代相近,某些文化因素甚至和南岛语族所在的整个南太平洋地区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史前文化都有着诸多渊源和联系。

所谓“南岛语族”,即“马来—波利尼西亚语系”,是指现今广泛分布于亚洲东南至太平洋群岛等海洋地带、民族语言亲缘和文化内涵相似的土著族群,是目前世界上分布区域最广,也是唯一主要分布在海岛上的语系,使用人口2.7亿,主要散布于西起马达加斯加、东到复活节岛、北起台湾和夏威夷群岛、南抵新西兰等广阔海域的众多岛屿之上。

自上世纪末以来,中外学者就开始了南岛语族起源问题的相关研究,昙石山遗址在当中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国际考古界越来越倾向于认为,以福建沿海为中心的中国东南沿海一带才是南岛语族的最早源头,也是南岛语族先民即将走向茫茫海洋之前,在亚欧大陆上的最后一片栖息地。所以,它所蕴含的丰富历史文化,对探索福建沿海原始社会晚期的社会经济、文化面貌以及研究闽台古文化渊源和南岛语族地区古文化的互动交流关系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价值和意义。

昙石山遗址本身就是一本厚重的地书,无声而又非常清楚地向我们讲述着在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沧海桑田故事。昙石山文化有两大特色,一是对中华文明多元起源学说的强有力证明。新石器时期在人类发展史上是一个具有关键意义的时期,人类发明创造了一批能促进自身生存发展的生产工具、生活用具,人类文明的曙光开始出现。

苏秉琦先生认为中华文明的起源是“满天星斗”格局,并把中国古文化大系内部划分为六大文化区,这是对“以中原文化为主流”的颠覆。昙石山遗址的发现进一步证明了在5000年前的福建,我们的先民曾经在这里创造出具有福建地域特色的文化类型,石器、骨器、角器、牙器、陶器等大量出现,就是很好的实物证据。

二是独具福建特色的海洋文化。新石器时期,人和自然的关系发生了重大转变,从单纯的自然寄生者逐渐转变成自然改造者,人类开始减少对自然的依赖。昙石山的先民们也在这个时期进行了极具海洋文化特色的创造。

陶釜是昙石山文化最典型、出土最多的陶器,是海洋文化特色的重要例证,也是福建5000年饮食文化的基因载体。有18件陶釜出自同一座墓中,明显超出了实际使用的范围,一方面显示了贫富分化的现象,另一方面也暗示着食物烹煮方式的细化,可能是昙石山人河鲜、海鲜分开煮的一个体现。

昙石山,是中华历史长河中的一条蜿蜒小径,我们依径觅踪60余载,期望看尽它的千年轮回。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一万六千海里的连接—— 

大溪地与昙石山 

□郭大路 文/供图 

陶釜

2011年年中,大溪地岛帕皮提港口,缓缓划出一艘独木舟。

大溪地,位于南太平洋法属波利尼西亚,距中国福建福州1.6万海里。

这是一艘重1.5吨、长15米、宽7米的无动力仿古独木舟,它的第一目的地,是福州昙石山。

借助星象、季风和洋流,4个月间,这艘独木舟漂过库克群岛、斐济、菲律宾在内的10个国家和地区的海域,于当年11月19日,来到中国的昙石山。

乘舟而来的人们,走到了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说他们属于环太平洋的南岛语族——一个有着共同海洋文化的海洋族群。他们自信:5000年前他们的祖先,或许是从昙石山乘舟下海,成为横跨太平洋的海上移民,开枝散叶,衍生至今。

什么样的大溪地人,有如此瑰丽浪漫的寻根壮举?

1897年2月,与梵高齐名的法国印象派画家高更,画下了他所深爱的大溪地人。高更说:“我不加修饰地画了一个月,它(大溪地)就在我的梦里,立在我们的来源和未来的面前。”并为作品取名《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

1919年,英国作家毛姆如此描绘大溪地:“它是一个高耸海面的绿葱葱的岛屿,暗绿色的深褶,使你猜到那是一条条寂静的峡谷……你会感到,在这些浓荫郁郁的地方,远自太古以来,生活就一直按照古老的习俗,绵绵不息地延续到现在……”

大溪地,可谓西方现代文明向往的“桃花源”。高更画中人的后代,就从这样的大溪地出发,寻到了昙石山。

1954年,在昙石山第一份考古发掘报告中,署名林钊的执笔人,以隽永的文字,也描绘出一片桃花源般的乐土:“江流经过甘蔗镇后,河道弯曲,形成一片较大的平地,有不少孤立的山丘点布在河流的北岸,如昙石山、洽浦山、鲤鱼山等,都是紧靠着江流边缘罗列的。登昙石山顶眺望,远处则四山环抱,山林蓊郁;近处则翠绿一片,平地田垄、果树、房舍互相错杂……”

从1954年到2009年,昙石山进行了十次正式科学的考古发掘。一次又一次的发掘,复原出新石器晚期昙石山人的模样:略矮、卵圆头型、面部扁扁、颧骨较高、眼眶位置略低,还有铲形门齿、内缩下巴,以及在南方阳光照耀下,那偏黑的皮肤。

一次又一次的发掘,复原出他们在昙石山上的生活:那时闽江下游流域的气候,要比现在炎热湿润,气温至少要高个两三摄氏度。白天,人们制陶织网、捕鱼捞虾、捡拾海贝,或者挥舞木棒、投掷石块、张弓射箭,追捕野猪和水鹿……他们学会了生火熟食、陶釜煲汤、驯养猪狗,甚至开始创造自己的艺术。

那只造型奇特、独一无二的塔式壶,让今天的人们看到了5000年前的生养死葬——为什么要安放在主人头顶的位置?是为了指引他的灵魂,走向宇宙的永恒吗?

日本的学者看见陈列厅中昙石山M137墓主左侧颧骨中下部贯通颧骨的骨缝,激动了:啊,这是“日本人骨”!日本人种可以追溯到昙石山人吗?

海外研究南岛语族的学者,也纷纷把目光投向中国的东南海域。于是,有了大溪地—昙石山的朝拜之旅。正如法属波利尼西亚独木舟协会会长凯达布所说,从人类学来讲,我们的根在中国。

就在2011年,昙石山考古人的眼光开始越过山丘,对福州及周边地区的闽江下游进行遗址点摸排。6年间,他们新发现具备福建史前文化特征的遗址点151处,加上原先福建省历次文物普查中发现的福州及周边地域遗址点,昙石山遗址所发现的各时期遗址点的数量,一共达到490多处。

永远在路上的昙石山考古人,依然在孜孜不倦地追问:我们从哪里来?我们是谁?我们往哪里去?

专家点评 

中国杰出的考古学家曾昭燏、尹焕章:

建议把“几何印纹陶为主的文化”的名称改为“昙石山文化”……以几何印纹陶为主的这种文化起源于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以福建、广东(广东东部、北部和中部)和浙江南部这一片地区为中心。

福建省昙石山遗址博物馆原馆长欧潭生:

昙石山文化是长江以南最早发现的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距今四五千年,反映了福建闽江下游的海洋文化,是闽都和闽台文化的源头。

福建博物院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陈兆善:

昙石山遗址是我国东南地区最有代表性的贝丘遗址,它丰富的内涵和不同时代连续的文化堆积如同一部福建先秦编年史,在新中国数十年时间内几乎是福建史前历史的代名词,迄今仍是福建首屈一指的考古学文化遗址。同样重要的是,它还是福建考古工作和专业人员起步和成长的摇篮。

南山遗址 这里出现福建第一批农民

即时 | 2020-02-03 17:39

福建日报社 福建省文物局 合办

2020年第3期

在南山遗址的4号洞和山顶都发现了墓葬。

从遗址中出土的各类陶制品分析,磨光陶占有较大的比例。

发掘的碳化稻谷

南山遗址

早在距今1万年左右,南北方就已经开始了交流融合,在粟和黍来到南方的同时,先进的制陶技术是否也从福建传到了北方?

本版照片由福建日报记者 游庆辉 摄

文物名片 

南山遗址 

南山遗址是福建省第一处洞穴和旷野相结合的史前文化遗存,位于三明市明溪县城关乡上坊村北约300米的南山(又名狮子山),总面积18万平方米,于1986年被发现。1988年—2017年共进行6次考古发掘,揭露出南山遗址连续而完整的文化层,发现新石器时代晚期居住遗迹和丰富的文化遗物,含5座墓葬,数个史前人类活动面、火塘等遗迹,其中泥质磨光黑陶、碳化稻谷数量丰富,独具特色,为省内罕见,填补了闽西北新石器时代中、晚期至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缺环。以南山遗址重大发现成果为基础,学术界提出了“南山文化”,以此代表闽西北地区新石器晚期新的考古学文化。2013年,南山遗址入列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前世传奇 

稻谷·磨光黑陶·蓄水池 

讲述人 范雪春 (福建博物院研究员)

万寿岩遗址和漳平奇和洞遗址的福建史前人类,先后经历了数次冰期,距今6200年~3000年的明溪南山史前人类则迎来了最温暖的时期,迈入了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向青铜时代转变。这里也发展为当时一个颇具代表性的内陆农耕文明,并且掌握了当时中国较成熟的稻作农业和先进的制陶技术。

在末次冰期结束后,距今6000年至5000年,全球迎来了一个温暖高峰期——森林带北移,冰盖融化,海面上升到历史高位。

温暖的气候造就了宜居的明溪盆地。当时这里森林茂密,河网密布,河里鱼儿成群,山上动物遍地,可谓林深水美。距今1500万年前,今天明溪县境内的几座火山相继爆发,留下了许多火山遗迹,明溪也成为我省盛产蓝宝石的地方。进入全新世后,明溪盆地成为南方罕见的一个沉积型盆地。

南山地处盆地的中心的边部,一座相对孤立的灰岩山体,基岩为天然的石灰岩,岩体上面覆盖着较厚的晚更新世至全新世红土层,山顶比较平缓,山体南侧、北侧、西侧的洞穴密布。也许正是看中这一得天独厚的自然环境,大量南山先民聚集于此,繁衍生息长达3000多年。

丰富的动植物资源和温暖的气候,让这里的人口迅速增长,捕鱼狩猎采集已经难以满足人口增长的需求,一个内陆农耕文明由此萌芽、发展。

考古专家在南山遗址4号洞穴20平方米的发掘面积内,浮选出10万余粒碳化稻谷和大量的狗尾草、飘拂草,表明在新石器时代,南山遗址的先民们已经掌握相对较发达的稻种农业,并学会大量种植水稻。这些碳化稻谷是目前在武夷山东麓地区发现的最早的水稻遗存,这在同一时期全国乃至世界范围内发现的史前洞穴遗址中也是十分罕见的。

碳化稻谷旁发现的大量狗尾草和飘拂草,是典型的农田杂草,其出现说明这些稻谷不是收集或交换得到的,而是南山先民自己栽培种植的。

考古团队对南山遗址人骨的研究显示,南山先民患有龋齿、牙结石、牙釉质脱落等口腔疾病。这些是典型的农业社会人群才会有的特征,进一步佐证了南山先民已经掌握了一定的农耕技术。

除了稻谷,他们还种植粟(谷子)、黍(糜子)、大麦、大豆和绿豆等多个品种,甚至可能还栽培梅子、柿子、猕猴桃、葡萄等鲜果类植物。

而粟和黍两种小米的遗存,是目前在整个华南地区,包括岭南地区和武夷山脉以东地区发现的最早的小米遗存,为探讨整个华南沿海地区的稻作农业和粟作农业的来源问题提供了关键的考古实物证据和新的线索。

同样是在4号洞,考古专家们还在距今5000多年的地层里,发现了大量省内罕见的磨光黑陶,从工艺和质量可以看出,勤劳而富有创造性的南山先民当时已经掌握了引领时代的制陶技术。

磨光黑陶是新石器时代晚期到夏商周时期非常具有代表性的器物,地处山东的龙山文化就是以磨光黑陶闻名,其年代距今4300年到4000年。此前的考古成果也认为磨光陶发源于中原地区。

过去,学界普遍认为,福建山多林密,自然资源丰富,人类不太需要改造提升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具,因此生产力发展水平比较落后。但南山遗址的发掘表明,在比龙山文化更早的5000多年前,福建的制陶业就已经非常发达。早在距今1万年左右,南北方就已经开始了交流融合,在粟和黍来到南方的同时,先进的制陶技术是否也从福建传到了北方?

南山遗址的陶器种类多样,主要有釜、罐、鼎、豆、壶、杯、纺轮、网坠等,工艺水平甚至可与现代陶艺相媲美。这种磨光黑陶上了黑釉,釉色圆润柔和,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色泽十分抢眼。

南山遗址的陶器纹饰非常丰富,有绳纹、条纹、篮纹、曲折纹、叶脉纹、圆圈纹、刻划纹、网纹、戳点纹、压印纹及附加堆纹等。南山先民还开始在磨光黑陶上用朱砂施一层彩绘,这也表明随着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提高,南山先民开始了对美的追求。从省内来看,与南山遗址同时期的昙石山遗址也发现了大量制作精美的陶器,但相比之下,南山遗址的陶器技艺略胜一筹。

目前,在福建新石器时代的文化中,比较有代表性的是闽侯昙石山文化、霞浦黄瓜山文化和漳平奇和洞文化,而在距今五六千年前这个时段,南山遗址的出现,填补了福建内陆地区考古学的许多空白。如果说昙石山遗址是海洋文化的代表,那么南山遗址则是内陆农耕文化的代表。

从出土的文物分析,南山先民们在已经进入到相对比较发达的农业生产阶段后,创造出丰富多彩的南山文化。从经济的发展形态来看,它已经超过了沿海地区的海洋文化。

山顶区域发掘的100多个不同时期的柱洞和两个大型蓄水池,表明从新石器时代直至商周时期,南山先民已选择在此长期、大规模生活。在山顶修建房子后,他们只有在极端天气出现的情况下才回到洞穴居住。

在山顶居住的人多了,饮水就成了难题。为了解决饮用水问题,南山先民创造性地挖掘了大型蓄水池。蓄水池内取水处用鹅卵石围铺一圈,最深处达2米余。蓄水池设计很精巧,开始时先挖一个很大的坑,然后往中心点挖下去,像一个井。水满的时候,四周可以取水;水少的时候,就到最低的地方去取。这在全国考古史上非常罕见。大型蓄水池也可以说明,当时山顶的人口达到了一定的规模。

在南山遗址的4号洞和山顶都发现了5座不同时期的新石器时代墓葬。其中,4号洞的骸骨还保存完好,但在山顶遗址并没有发现骸骨。其原因在于南方的土壤呈酸性,腐蚀性强。而4号洞则属石灰石溶洞,土壤呈碱性,因此几千年前的骸骨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墓葬最长的2.38米,最短的1.3米;尸骨保存完好,牙齿很白,可以清晰地看见仰身直肢、俯身屈肢、俯身折肢等埋葬习俗。

正是由于特殊的自然环境,华南地区的史前人类遗骨保存状况较差。因此,南山遗址保存有人骨的墓葬就显得尤为珍贵。而这些比较完整的墓葬说明,南山先民的葬式、葬俗,跟商周时期并不太一样,有助于了解当时的人类对于生老病死的观念以及社会观和宗教崇拜。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今生故事 

两万元启动资金,挖出全国考古新发现 

东南网2月3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方炜杭 陈亮 通讯员 江月兰 沙观球)

南山遗址地处明溪县城郊的一座山上,整座山如同雄狮,因此当地人称南山为“狮子山”。1986年的文物普查,南山遗址首次被发现。1988年至2017年,各级考古专家对南山遗址进行了6次发掘,南山先民们的“神秘面纱”由此逐渐被揭开。

现为明溪县博物馆负责人的俞其宝,全程参与了南山遗址的发掘。他告诉记者,南山遗址曾一度面临消失的危机。

南山山脚有数个天然的石灰岩洞穴,夏季十分阴凉,是绝佳的避暑场所。30多年前,很多明溪人到洞里打牌、喝茶。尽管一些陶器碎片陆续被发现,但其背后的价值,当时人们还知之甚少。

上世纪80年代,一家石灰岩加工企业看中了这座山,并很快与狮子山所在的城关乡签订了开发协议。1986年的第二次全国不可移动文物普查,改变了这座山的命运。在得知狮子山面临的情况后,县文体局连忙与乡党委、政府和当事企业取得联系,协商停止对狮子山的开发。所幸在了解到狮子山的考古价值后,这位企业家当即表示愿意配合保护工作,立刻停止爆破和挖掘。

狮子山虽然保住了,但新的问题也接踵而至。“要证明狮子山的价值就必须进行发掘,进行发掘需要专业的人员和大量的经费。”俞其宝还记得,当时的主管部门是县文体局,一年经费仅有两万多元,但当时的局长还是毅然决定拿出这两万元作为发掘启动资金。

努力终获回报。1988年,福建省博物馆(现福建博物院)与明溪县博物馆联合组队,对3号洞进行小面积试掘,发现了重要遗迹火烧土居住面、1米多厚的文化层及大量的各种纹饰陶片,当年即入列1988年福建省十大考古发现。2005年、2006年,福建博物院对南山遗址4号洞及山顶区域进行考古试掘,发现了大量的碳化稻谷和重要的遗迹遗物。

2012年—2017年,经国家文物局批准,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福建博物院、明溪县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队,对南山遗址进行正式考古发掘。2018年1月,中国社会科学院宣布2017年“六大考古新发现”名单,明溪南山遗址榜上有名。值得一提的是,自2001年开设这一奖项以来,福建仅有两项入选,另一项为浦城管九土墩墓。

李水常现为中国社科院考古研究所技师,自1983年开始从事考古工作,2006年就参与到南山遗址的发掘工作。2013年12月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福建博物院、将乐县人民政府共同组建“东南考古研究基地”之后,他就一直常驻三明从事南山遗址出土陶器的修复工作。他说,南山遗址各发掘区出土遗存整体可划分为五个文化期,第一至四期属新石器时代文化遗存,第五期属青铜时代文化遗存,年代大体相当于中原地区商周时期。南山遗址的内容丰富,可看性强,文化内涵丰富,具有打造史前考古公园的良好条件。

2014年,明溪县成立南山遗址文物保护所。所长张志辉告诉记者:目前,南山考古遗址公园规划已初步完成,将上报《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立项》审核。此外,南山遗址环境整治方案正在有序推进中,一座展示南山文化的博物馆也正在进行前期工作。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专家点评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研究员赵志军:

南山遗址出土的水稻是目前在武夷山东麓地区发现的最早的水稻遗存;出土的粟和黍两种小米是目前在整个华南地区,包括岭南地区和武夷山脉以东地区发现的最早的小米遗存,这为探讨整个华南沿海地区的稻作农业和粟作农业的来源问题提供了关键的考古实物证据和新的线索。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张弛:

近年来的植物考古表明,在闽江下游沿海地区昙石山黄瓜山文化中都是水稻和粟黍类一同出现,在台湾大坌坑文化晚期台南南关里和南关里东遗址都发现有粟(距今4500年至4200年),过去一直不理解,现在能够明白了。由于良渚文化纯粹是水稻,没有粟,所以农业不一定是沿海传播的,而很有可能来自闽中地区。这就为农业向台湾岛传播以及南岛语族起源等研究带来了新的契机。

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周振宇:

南山遗址连续而完整的文化层,填补了闽西北新石器时代中、晚期至商周时期考古学文化谱系的缺环。

福州:小学生古厝研学 迎接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

即时 | 2020-01-12 10:01

小朋友彩绘林则徐泥塑。记者 叶义斌 摄

福州新闻网1月12日讯(福州日报记者 吴晖)为迎接今年将在福州市举办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同时让孩子们度过一个有意义的寒假,昨日,鼓楼区关工委、林则徐纪念馆联合举办了古厝研学迎世遗活动,邀请30多名小学生来到林则徐纪念馆左海厅,体验彩绘泥塑活动。

活动中,小朋友每人领到一个研学包,在老师的帮助下,拿起小画笔,为林则徐泥塑画上彩绘:帽顶、朝珠为红色;帽檐、朝服为蓝色、紫色和少许白色;领口、袖口则是浅蓝色……孩子们用心描绘,表达对伟人的敬仰之情和对爱国精神的感悟。

活动中,主办方还给家庭困难的孩子发放了慰问金。

“闽南大鼓吹小八音”大坂传习所揭牌

即时 | 2019-12-31 18:15

日前,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闽南大鼓吹小八音”揭牌暨开班仪式在长泰县岩溪镇大坂社举行。

在长泰县文体旅局、文化馆、非遗传承人及学员的共同见证下,福建省非遗代表性项目“闽南大鼓吹小八音”大坂传习所正式揭牌,随后举行新学员2020年开班仪式。课堂上,市级非遗传承人叶振明老师手把手教授,耐心讲解大鼓吹小八音等相关专业知识。

据了解,长泰县共有大鼓吹、小八音骨干33名,目前正在积极申报国家级非遗项目。下一步,将通过培训进一步加强长泰非遗挖掘、保护及传承工作,倡导非遗保护理念,提高全民参与意识,营造全社会共同保护优秀传统民间文化的浓厚氛围。(沈思道)

泉州出台"1+3"文件加强文化自然遗产保护利用

即时 | 2019-12-30 11:01

福建两厂区入选第三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

即时 | 2019-12-25 11:35

东南网12月24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林侃) 经工业遗产所有权人自主申请、相关省(区、市)工业和信息化主管部门及有关中央企业推荐、专家评审、现场核查和网上公示等程序,工信部日前正式确定了49个厂区入围第三批国家工业遗产名单。我省泉州市的源和堂蜜饯厂、龙岩市的福建红旗机器厂榜上有名,这也是我省工业遗产项目首次入围国家工业遗产名单。

据了解,工信部推动的“国家工业遗产”认定申报工作,主要针对1980年前建成、具有鲜明工业特色和工业文化价值、主体保存良好、产权关系明晰的工业生产、储运和活动场所。

从数量与范围上来看,此次工业遗产认定工作力图寻求新的突破。从今年公示的49处来看,涵盖范围上升到22个省份,不仅覆盖了东北等传统工业区,更有西藏自治区等地的工业项目入围。而前两年以传统钢铁加工业、矿业为主,今年涌现了更多轻工业尤其是食品加工类型的工业遗产,如此次公示的名单中就有北京的度支部印刷局、山西的高平丝织印染厂、恒顺镇江香醋传统酿造区和泉州源和堂蜜饯厂等。

万寿岩遗址 “人类最早的室内装修工程”

即时 | 2020-01-11 08:28

船帆洞下层文化层发现的人工石铺地面(福建日报记者 游庆辉 摄)

致读者

又是一年春意闹,更是好景应春朝。在第一个百年即将梦圆的年份,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将在福州召开,这是继2004年苏州之后,我国第二次承办世遗大会。共襄盛事,与有荣焉。对《福建日报》来说,见证历史,记录时代,何其荣光。

今天,“世界遗产”周刊与您如约见面了。版面将秉持“开门办刊”,以“走近遗产、讲述历史、传承文化、服务受众”为定位,注重多角度、多层面讲述遗产遗迹的前世今生,探讨遗产遗迹的守望之道。

“有历史才有现在,唯遗产才知兴衰。”报道的初衷,是希望读者能在一发思古之幽情的同时,领悟遗产真谛,继而用心传承,让全社会都来守望“乡愁记忆”。正因如此,我们期待着您的参与!

福建省文物局 协办

2020年第1期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前世传奇 

石铺地面让洞穴宜居 

讲述人 范雪春 (福建博物院研究员)

万寿岩遗址集多个不同时期的洞穴于一山,有4个阶段人类居住遗存,在我国东南地区属首次发现,出土了大量石制品、动物化石,跨越18万年之久。

“北有周口店,南有万寿岩”。18万年前的东南地区,群山连绵,河网密布。温暖、湿润的气候,使得植被繁盛,林木丛生,丰富的动植物种类,很适合原始人类繁衍生息。

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先古人类通过采集森林里的果实、狩猎或者捕捞河流里的鱼蚌生活。他们就地取材,在附近的河滩或者活动范围内的岩石区拾拣石块打制石器,证明当时人类利用自然、改造自然的能力有所“提升”。

那个时候的人类大都群居在旷野外的树上,当洪水来临或遇到猛兽侵袭时,就会躲到天然的山洞里,在山洞里居住便留下了生产生活的痕迹。

灵峰洞,位于万寿岩西南坡,在洞内清理发掘出石制品70多件,有石核、石片、砍砸器和石锤等,石器以大、中型为主,原料大都为石英砂岩,工艺上相对粗糙,这些多为狩猎的工具。当时他们已经拥有一套完备的“解剖”工具,因为从出土发现的兽骨上,可以看见明显的砸痕,显然是使用工具造成的。

从伴生动物化石有中国犀、巨貘、牛类、竹鼠、蝙蝠等来看,先人们的“伙食”还不错。根据考古发现,有一种个体极大,长达4米、高2米左右,习性类似于河马的动物,叫作巨貘,当时就生活在万寿岩地区。要想尝到这种庞然大物的美味,先人们必须靠集体合作的方式才能捕获。

这一处遗迹的时间被鉴定为距今18.5万年,属于旧石器时代早期文化。

时间又过去了几万年,距今约10万~2万年,那时中国大陆东南地区的气候由湿热转干燥寒冷,处于温暖湿润向冰期过渡,陆地上大部分植被是茂密森林向干旱半干旱草原发展,自然条件开始恶化时期。

正是在这样恶劣的自然环境下,为了求生存,先古人类才想尽各种办法去适应、改造自然,获得发展。此时的打造石器技术越来越先进了,种类也越来越多,可以捕获更多的动物。为了抵御恶劣的气候和猛兽的侵袭,聪明的先古人类已经把“家”搬进船帆洞里了。为了让自己的住所更舒适、宜居,这个时候的人类甚至懂得改造“装修”自己的居住环境了。

在灵峰洞边上的船帆洞,发现3处人类生活的痕迹,时间大约为10万~5万年前、3.7万年前、2.9万年前。下层出土石制品400多件,主要类型有石锤、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砍砸器等,可见石片石器已经成为当时的人类使用的主要工具。

伴随出土的动物化石有巨貘、中国犀、鬣狗、鹿、虎、棕熊、牛类、竹鼠、蝙蝠等,证明他们的狩猎技术进一步提高,已经可以捕获各类大小不一的动物了,食物来源相当丰富。

部分锐棱砸击石片、石核距今已有2万~3万年,而台湾考古工作者曾在台东县八仙洞发现大量锐棱砸击石片和石核,经C14年代测定,这些石制品距今15000多年。经鉴定,两地发现的锐棱砸击石片、石核在制作工艺和类型上相同,可见闽台史前文化同根同源。

古人类使用的手镐(福建日报记者 游庆辉 摄)

万寿岩遗址最重要的文物发现——石铺地面,就是诞生在这个时期,距今约3.7万年。

船帆洞遗址揭露的大面积人工石铺地面在我国尚属首次,当时这一发现可是震惊了考古界。石铺地面的面积约120平方米,平面呈不规则的“凸”字形,这些石料全都是大小不一、磨圆度中等的灰岩角砾,其中还夹杂着一些河滩砾石。由于溶洞本身并不产生河滩砾石,它的出现,说明是当时人类携带进洞穴的。

此外,洞穴一侧的“U”字形排水沟槽清晰可见,从痕迹上明显可看出经过人工修凿加工。原来,船帆洞是个熔岩洞,洞里的钟乳石不断滴水,长此以往,地面变得潮湿,难以居住。石铺地面是当时的人类为了改善自身的居住条件和生活环境有意铺设的,是人类建筑的萌芽形态,充分显示了远古人类改造自然的聪明才智。

按照近20万年时间序列来推断,万寿岩遗址或许不仅仅只有4个时期人类生活的痕迹,漫长的岁月里究竟发生了哪些惊心动魄、生死存亡的故事?我们不得而知,有待一支科学、强大的考古力量去发掘。

知来处,明去处。在几十万年的进化学习过程中,闽人的祖先从茹毛饮血慢慢学会了打猎、用火,到后来学会烧制器具、种植水稻……一步一步,进而才有了今日文明之光。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万寿岩前,复原古人类雕塑(福建日报记者 游庆辉 摄)

今生故事 

文物保护有了定心丸 

东南网1月11日讯(福建日报记者 陈亮 方炜杭 通讯员 杨开长)

20年前,尘封已久的万寿岩遗址曾一度面临矿石开采活动的威胁——这里的岩石中含有炼钢工艺所需的一种矿石,上世纪80年代,被三明钢铁厂出资购买作为采矿点,“山顶几乎都要被炸平了”。

万寿岩是当地村民儿时的神秘乐园。有年长的村民告诉记者,那时村里的小伙伴们常举着松明火把,在山洞内捉迷藏、探险。每年正月,全村人都会上山祈祷新的一年吉祥安康。

怀着这样质朴深厚的情感,1998年12月,当地退休教师陈蕃发、王远林等5人向三明市政府递交了“抢救岩前文化古迹”的呼吁书。“万寿岩若没了,哪里还有岩前村呢?”当地村民守护文化遗址的拳拳之心,引起政府部门和社会各界的重视。经多方协调,1999年9月,福建博物院、三明市文管办和市博物馆组成联合考古发掘队,正式对万寿岩的灵峰洞和船帆洞进行抢救性考古发掘。10月中旬,陆续发现哺乳动物化石和打制石器,约120平方米的石铺地面也被发现。

2000年1月1日,时任福建省代省长的习近平对万寿岩遗址保护工作作出重要批示: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作为不可再生的珍贵文物资源,不仅属于我们,也属于子孙后代,任何个人和单位都不能为了谋取眼前或局部利益而破坏全社会和后代的利益。

他要求:“三明市政府立即采取有效的安全防范措施,加强对洞穴遗址群的保护;协调、帮助三明钢铁厂尽快在异地选定新采矿点,做到保护文物和发展生产两不误。”

1月25日,习近平在省人大常委会《关于依法保护三明万寿岩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的意见》上再次批示:“省政府高度重视三明古代遗址保护,已于去年底专题协商,做出初步保护安排。请省文化厅进一步提出全面保护规划和意见。”

“习近平同志对万寿岩遗址保护的重要批示,深刻具体,使得三明文物保护部门的同志吃了定心丸,坚定了方向。”三明市文保中心主任余生富说。

2002年,三明市政府印发万寿岩遗址保护管理规定,成立万寿岩遗址文物保护管理所。经国家文物局同意,三明市文物管理办公室配合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福建博物院考古研究所,共同对万寿岩遗址进行了3次抢救性发掘。

为进一步加强保护,三明市政府与省政府先后公布万寿岩遗址为市级和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划定了遗址保护范围(绝对保护区36万平方米)和建设控制地带(180万平方米),并在显要位置设置醒目的保护标志。

“在各级部门的共同努力下,万寿岩遗址完成了山洞遗址防渗水、重要遗迹防霉变、船帆洞保护建设及文物展示、基础设施改造提升、遗址周边环境整治等保护工程。”万寿岩遗址博物馆负责人朱凯介绍,2014年万寿岩遗址博物馆进行了全面改版提升,增加了场景、雕塑和3D影院,辅以声光电和多维画等高科技形式,全方位展示万寿岩遗址古地理、古环境风貌和古人类生活场景。

着眼于万寿岩遗址的文物保护和开发利用,2017年10月1日,《三明市万寿岩遗址保护管理条例》正式颁布实施,这是三明市制定出台的第一部关于历史文化保护方面的地方性法规。《条例》共计26条,将万寿岩遗址周边农业资源、用地资源、水资源、生物资源和风景资源纳入保护范畴。紧接着,万寿岩遗址公园被国家文物局正式公布为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保护的规格越来越高,遗址所在地也是一年一个新样。

“万寿岩遗址保护是镇里的中心工作,我们责无旁贷。”三元区岩前镇镇长刘一果向记者介绍,近年来,镇里先后向上争取资金2.08亿元,配合相关部门科学编制遗址公园建设总体规划,改造提升三钢废弃工厂,新建游客服务中心、停车场等,为遗址公园开发利用夯实设施基础。

2019年6月,万寿岩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正式开园,规划用地面积81.5公顷,由洞穴遗址、遗址博物馆、宋代五级涌泉生态恢复区、渔塘溪滨水区等组成,形成“一廊万寿十二景,树绿花红果飘香”的生态文明和历史文明景观。

统计显示,2019年万寿岩遗址累计接待游客、研学团体近8万人次。“虽然眼下专业文保人才还远远不够,但各级政府保护的决心和措施让大伙儿放下心来,我们一定会把保护的接力棒一棒一棒地传下去。”朱凯说。

_ueditor_page_break_tag_

文物名片 

万寿岩遗址 

万寿岩遗址位于三明市三元区岩前镇岩前村西北的石灰岩孤峰上,是我省发现最早的旧石器时代洞穴遗址,把古人类在福建洞居活动的历史提前到18.5万年前,填补了我省旧石器时代考古的空白。它的发现为闽台两岸的史前渊源关系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为研究早期人类活动、古气候和古环境提供了科学依据,特别是古代人工石铺地面遗迹堪称该时期中国独一无二、世界极为罕见,具有重要的社会、文化和学术科研价值。

专家点评 

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尤玉柱:

石铺地面位于万寿岩船帆洞遗址内,面积约120平方米,石头排列规则致密,排水沟槽清晰可见,人工痕迹明显,为研究早期古人类适应改造生活环境的能力,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地面铺设时间约在近4万年前,“堪称人类最早的室内装修工程”。

波兰罗兹大学考古研究所教授卢齐娜·多曼斯卡:

这样的作品,于我而言,前所未见!人类祖先从何处来?缘何而来?如何谋生?对于这些困扰人类考古学界的问题,万寿岩能帮我们找到答案。

美国亚利桑那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教授约翰·奥尔森:

关于遗址保护,可借鉴国内外相关领域展示方式,建立网上博物馆,充分运用数字化手段,让全国乃至世界各地观众获取到更多关于万寿岩遗址的信息。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

希望万寿岩遗址科研科普基地的建立,能带动万寿岩遗址各方面转型,由抢救性考古发掘与保护,提升为深入研究的可持续发展状态,并以申遗为抓手,全面加强管理、保护与研究,真正将万寿岩遗址打造成全省乃至全国重要的学术交流基地、文化旅游基地、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科普教育基地。

(本版照片由福建日报记者 游庆辉 摄)

编辑推荐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网站公告 | 法律顾问
国新办发函[2001]232号 闽ICP备案号(闽ICP备05022042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编号:35120170001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闽网文〔2019〕3630-217号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移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证号:1310572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闽)字第085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闽)字1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闽B2-20100029 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闽)-经营性-2015-0001
福建日报报业集团拥有东南网采编人员所创作作品之版权,未经报业集团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和传播
职业道德监督、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591-87095151 举报邮箱:jubao@fjsen.com 福建省新闻道德委举报电话:0591-87275327
全国非法网络公关工商部门举报:010-88650507(白)010-68022771(夜)